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80-43084520/

第550章 午休時間
    “是呀!”李倩倩說道:“范建明讓她入股差不多兩個億,卻又把她帶到西方去。反正開發和建筑我都不懂,這邊是他后媽周總負責,你們方氏集團不也是搞建筑出身的嗎?那邊由你負責,吳總不在,將來整個項目八個多億的資金,那還不是你們兩個說了算嗎?”

    我勒個去,我怎么沒想到?

    媽蛋的,簡直是被妒火燒昏了頭!

    吳文麗離開是多好的事呀!

    范建明不僅可以肆無忌憚地給張國棟那人渣戴綠帽,我時不時的可以把張國棟弄來玩玩,同時在項目里又少一個掣肘的人,可以說是一石三鳥,為嘛要鼓噪李倩倩阻止他們?

    想到這里,方雅丹突然又擠出一絲笑容:“你也說得對,假如吳總走了,整個項目就是你我和范建明后媽說了算,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如果這個項目成功了,那我們三個女生可算是唱了一臺大戲!”

    “是呀,那樣的話,你父母也安心了,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成就感,用不著像根藤一樣依附著范建明。”

    “對對對,我們女人在男人面前,最重要的就是獨立性,尤其是經濟的獨立性,我要是沒錢,張國棟……算了,不提那個人渣了。我相信有你這么漂亮的老婆,就算吳總惦記,犯賤也看不上她的!”

    我去,方雅丹怎么這么不經試呀?

    剛剛不還說是為我好,這么快就變了?

    恰好這時,范建明推門進來了。

    李倩倩回頭看了他一眼,立即又轉回頭去,耷拉著腦袋坐在床上不吭聲。

    方雅丹突然站了起來,瞪了范建明一眼:“進門不知道敲門嗎?一點禮貌都不懂!”

    “我去,這是我家,是我的臥室呀!”

    “那又怎么樣?不知道家里有客人,我們閨蜜正在說悄悄話嗎?”

    方雅丹邊說著邊朝范建明走來,回頭看到李倩倩,依然耷拉著腦袋,背對著門口坐在那里。

    方雅丹居然趁范建明不注意,給他來了個海底撈。

    狂暈!

    范建明趕緊把身體朝后一撅,瞪了方雅丹一眼:這特么也太大膽、太放肆了吧?

    方雅丹把腦袋一歪,洋洋得意地瞟了范建明一眼:“好了,不打攪你們活水養魚了。”

    說完,她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范建明搖了搖頭,等到方雅丹順手把門帶上之后,他把門把手上的鎖扣上,然后走到李倩倩的身邊坐下,問道:“怎么,生氣了?”

    “是的,而且是哄不好的那種!”說完,李倩倩把頭偏到了一邊。

    范建明湊過去摟著她的腰,把下巴支撐在她的肩膀上,對著她耳邊問了一句:“誰說我要來哄你?”

    李倩倩把頭回過來,兩人鼻尖碰著鼻尖,嘴對著嘴。

    “那你來干什么?”李倩倩反問了一句。

    “睡你呀!”

    說著,范建明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摟著她往床上一滾。

    李倩倩情不自禁的摟著范建明的脖子,回報以更熱烈的情懷。

    兩人在床上滾來滾去,差不多停了十多分鐘,等到范建明松開的時候,李倩倩才趁機推了他一把:“你這人真沒勁,除了會欺負人之外,還會什么?”

    “瞧你這話說的,誰欺負你了?”

    “還狡辯,當著那么多人面,讓吳總給你當助理,還雙飛雙宿地到西方去,把我當什么了?”

    “怎么,方雅丹上來了半天,還沒勸好你嗎?”

    “我去!”李倩倩瞪大眼睛看著范建明,伸著脖子,晃著腦袋:“她是你派來勸我的呀?你這眼光,嘖嘖,人才呀!”

    “怎么了?”

    “她跟我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也許犯賤對她沒有那個心思,可保不齊她惦記著你們家犯賤呀!”

    “我勒個去,這特么是來勸架的,還是來挑事的?”范建明盯著李倩倩看了一會兒,忽然用手捏著她的鼻子笑道:“逗我的吧,她真要是這么說,你的心情應該沒這么好呀!”

    “切,什么眼神?你從哪里看出來,我現在的心情好呀?”李倩倩朝他翻了個白眼:“我知道,你現在缺的就是幫手,而且你們倆要真要有名堂的話,也絕不會這么明目張膽地讓她跟在你身邊!”

    “嘿嘿,我就知道我老婆最通情達理!”

    “拉倒吧!其實方雅丹說的真不錯,你用她是因為缺少幫手,問題是她憑什么同意?而且是在這個項目里丟下將近兩個億,再跟你到國外去,她的心確實大的有點可怕呀!”

    范建明搖了搖頭,又捏著李倩倩的鼻子說道:“方雅丹就是個豬腦子,你怎么也跟她一樣智商欠費呀?”

    “哼,知道人家笨還欺負人家!”說完,李倩倩把臉騙到了一邊。

    哈——

    看來畫風真的完全變了。

    過去要是誰說李倩倩笨,她的眼睛比電燈泡瞪的還大,絕對不服!

    可現在她居然認慫?

    而且她認慫的樣子很萌,正是范建明喜歡地那種。

    范建明在她又白紅又性感的臉上,輕輕的咬了一口。

    “嘶——”

    李倩倩眉頭緊鎖,低吟了一聲,但卻沒有掙扎。

    范建明咬她的時候,顯得特別興奮。

    她被咬的時候,也感到特別的愜意。

    直到范建明松開之后,她才舞動起小粉拳,拼命捶著范建明的胸口:“討厭呀,家里那么多人,臉上要是留下了牙印,你讓我怎么見人呀?”

    “怕什么?老公咬的等于是光榮勛章,足以證明老公有多喜歡你!”

    “切,別轉移話題,你倒是說說,我怎么就智商欠費了?”

    范建明笑道:“那我問你,我到西方去干什么?”

    “你不是說去搭建總公司嗎?”

    “你還知道那是總公司呀?”范建明解釋道:“我們現在以分公司的名義,跟他們合作運作那塊地,平時的財務報表,以及有關的計劃措施,你們還不都得報到總公司讓我審批呀?”

    李倩倩這才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說,咱們這個項目不是獨立的?”

    “對外是獨立的,你就是這個項目的董事長,其他的職務再說,但對內部,你只是我們分公司的一個總經理,別說吳總投資兩個億,我可是真金白銀拿出四個億,就算她心大不管,我能不管嗎?”

    “好呀!”李倩倩又捶了他一下:“我還以為你有多相信我,原來就把我當個傀儡,害得我白高興一場?這次我真的要生氣了,真的是哄不好的那種。哼!”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河北时时彩 蓝洞棋牌第一版 时时彩怎么买才能赚钱吗 五子棋在线玩免费 黄金城棋牌游戏官网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甘肃快三 排列5开奖公告 腾讯欢乐捕鱼几十亿怎么玩的 澳彩指数-球探网 广东时时彩几点开盘 通化大嘴手机版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捷报比分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好玩捕鱼游戏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