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12-43283763/

1893 我的親生父母
    ,最快更新龍抬頭最新章節

    春少爺曾經說過,我的親生父母在隔壁縣炸油條,當初和我調換的那個孩子,也跟著他們一起炸油條,每天早出晚歸、平和溫馨。

    我遍尋全縣,都沒找到南王和紅花娘娘時,突然就想到了這件事,并且心里有很強的直覺,他倆是去隔壁縣找那個親生兒子去了。

    南王和紅花娘娘曾經說過,這輩子只有我這么一個兒子,但他們倆還是去找那個孩子了。

    當然,我也沒有任何“吃醋”或是“背叛”的感覺,在我看來這是人之常情,我實在沒有理由阻止他們尋找親生兒子。

    更何況,我也想看看自己的親生父母長什么樣。

    在過去的日子里,我的潛龍之體被人一次又一次地驚嘆,人們總好奇我的潛龍之體是從哪里來的,究竟承接了哪一個高人的血脈呢

    我的親生父母,或許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他們雖然在炸油條,但可能是隱藏的武林高手啊

    還有,南王和紅花娘娘的親生兒子究竟長什么樣呢,他的父母那么優秀,本人應該也不差吧,真的甘心一輩子炸油條么

    這么想著,我就更好奇了,深踩油門朝隔壁縣而去。

    隔壁縣不遠,不一會兒就到了。

    隔壁縣小的可憐,比我們縣還要小,只有一條長長的集市。

    所以我在集市里面,很輕松就找到了南王和紅花娘娘,并且他們正在攀談的一家油條攤。集市里有好幾家炸油條的,但我很確定南王和紅花娘娘找的這家就是我的親生父母,不為什么,就是一種感覺。

    否則的話,他們不會二三十里奔波來到這里。

    油條攤上果然是一家三口。

    父親在和面,一條一條地切好了,兒子接過來下到鍋里,不停用油筷子撥弄,待到膨脹、金黃、成熟,再由母親稱斤和裝袋,交到客人手里。

    三個人的手法非常熟練,而且配合相當默契,一看就是做很多年了。

    因為常年炸油條,他們看上去不太干凈,從頭到腳都是油膩膩的,身上系的圍裙也是一片油污體量下吧,小地方就是這樣的衛生條件。

    他們家的有條味道肯定不錯,因為排隊的人絡繹不絕,零散的錢聚集成堆。

    每天排去成本的話,少說也有幾百塊錢入賬,一個月下來就是上萬,對于一個普通之家來說,已經算是小康了吧。

    我平常也做生意,所以習慣性地去算收入和成本,總之他們家的生活條件應該還行,不至于富得流油,但也不會冷著、餓著,在縣城里算是中等水平。

    我第一時間,當然朝著那對夫婦看去,兩個人看上去都平平無奇,不僅長得一般,氣質也很一般,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和身邊的、左右的、四周的大部分人都一樣。

    像南王、紅花娘娘這樣優秀的人,全天下又能有幾個啊,百分之九十九不都是普通人嗎

    但是別說,我的長相和那對夫婦還真有些像,愈發讓我肯定他倆就是我的親生父母了。

    雖然從小沒見過面,但到底是流著他們的血脈,打斷骨頭還連著筋,這樣想著,看向他們的眼神也就溫柔了許多,心里也產生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悸動。

    不過,他們怎么看也不像是武林高手的樣子啊,更不像是擁有潛龍之體的人。

    我心里想,潛龍之體需要在真正的絕望下才能激發,像他們這樣的生活顯然也不會碰到什么絕望的事。

    再看那個孩子,也是二十多歲,雖然一身油污,但也擋不住他的帥氣,兩道劍眉、雙眼丹鳳,鼻梁高高挺起,既有南王的英武,又有紅花娘娘的婉約,放在哪里都稱得上“美男子”這三個字。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的,人群里就有很多小姑娘,一邊排隊一邊用手機拍他。

    果然啊,他才是南王和紅花娘娘的親兒子。

    他才應該叫張龍才對。

    而我,才應該站在那里炸油條。

    可惜,老天爺跟我們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我們的人生來了一次徹徹底底的交換。

    當然,如果沒有交換,他也未必會有我這樣的經歷,畢竟他就是南王的親兒子,不存在“從小就被拋棄”“依靠二叔才活下來”,接著又“南下去找父親”之類的事。

    不過,應該也能擁有一身卓絕的功夫吧,有南王和紅花娘娘這樣優秀的父母,耳濡目染也能學點什么東西出來的,不至于像現在只能靠炸油條來生活。

    我正這么想著,一個排隊賣油條的姑娘走到最前面時,仍舊舉著手機要給那個孩子拍照,結果手機一滑,往油鍋里掉了進去。

    “啊”女孩一生尖叫。

    但男孩手疾眼快,“噌”的一下,就用筷子將手機夾住了,接著將手機還給女孩,淡淡地道“下次小心一點。”

    “謝謝”女孩漲紅著臉把手機接了回來。

    男孩繼續低頭炸著油條,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他的父親、母親也繼續切面和收錢,似乎已經司空見慣。

    我的一顆心卻砰砰直跳,我相信剛才那一幕絕對不是偶然,這個男孩的反應和身手可以啊,沒有十幾年的功夫絕對下不來。

    只是,我在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殺氣。

    炸個油條,也不至于散發殺氣。

    可能,因為他身上流著南王和紅花娘娘的血脈,所以從小就是個練武奇才、無師自通了吧

    南王和紅花娘娘當然也看到剛才的那一幕了,又多看了那個男孩幾眼。

    兩個人的眼睛也變得很溫柔,畢竟是他們的親生兒子啊。

    當然,他倆也沒忘了正事,走上去和油條攤的老板攀談,說是兒子準備結婚,明天早上要用油條,至少用幾百斤,到時候能送去嗎

    老板搖搖頭說“送什么送,送過去就冷了、干了、硬了,不如直接把鍋都端過去,給賓客們現炸、現吃,絕對新鮮,又酥又軟。”

    南王立刻笑了起來,說道“這樣最好,到時候還是三位一起過去”

    老板搖了搖頭“用不著那么多,我兒子一個人就可以了”

    南王轉頭看了男孩一眼,說道“可以,只要他忙得過來就行。”

    老板“哼”了一聲“放心,我們不是第一次干這種活了,怎么可能忙不過來,你把地址給我、訂金放下,明天早上保準會到。”

    兩人細聊著明天早上的情況,老板娘偶爾會插,但是那個男孩始終沉默不語,低頭炸著自己的油條。

    在這整個過程中,我并沒有上去,而是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

    南王和油條攤的老板似乎相談甚歡,南王詢問他的名字,他便大大咧咧地說“我姓牛,你就叫我老牛,那是我老婆,人都叫她油條西施,那個是我兒子,大名叫牛二蛋”

    油條西施

    雖然那個是我親媽,但我實在沒看出來她和“西施”有什么關系,可能年輕的時候好看一些

    關鍵是那個男孩的名字,竟然叫牛二蛋,我的心里一陣唏噓,得虧沒在這家生活,否則我就叫牛二蛋了

    也太難聽了吧

    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還有人叫這個名字啊,稍微請個有學問的起下名字就這么難嗎

    南王和紅花娘娘倒沒覺得有什么,反而笑瞇瞇地看著牛二蛋,點點頭說“好,牛二蛋,明天就等你了,只要不出問題,錢肯定少不了你的。”

    牛二蛋不說話,仍舊低頭炸著油條。

    “你他娘的聾啦”老牛瞪著眼說“沒聽見客人跟你說話”

    牛二蛋好像真的聾了,還是低頭不語。

    老牛嘆著氣說“這孩子,越來越管不了他啦”

    紅花娘娘打著圓場說道“都二十多歲的人了,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你也別太嚴苛。”

    老牛說道“不過明天早上你放心吧,我兒子肯定會到的,別的不敢保證,說到掙錢,我兒子比誰都積極哩,他也準備娶老婆啦”

    南王便笑起來“好的,我等著他。”

    南王放下訂金,又和紅花娘娘最后看了一眼牛二蛋,才依依不舍地轉身準備離開。

    當然,還沒走上幾步,就撞見了我。

    “啊”

    南王和紅花娘娘顯得有些慌張,就好像做了什么壞事被我發現一樣。

    “那個兒子我們不是”

    “沒關系的。”我笑著說“我也來看看自己的親生父母長什么樣。”

    他們想看自己的親生兒子,我想看看自己的親生父母,這本來就是人之常情,并不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

    南王和紅花娘娘也都笑了起來。

    “放心,我們不會認回他的,我們有你這一個兒子就夠了。”

    “對,我們就是來看看他過得怎么樣,不愁吃不愁穿就夠了,沒必要那么俗的認親,二十多年都過來了,沒必要搞得一團亂是吧”

    南王和紅花娘娘像是在寬我心,一人一句地安慰著我。

    但我不在意,真的不在意。

    因為我相信,他們對我的愛永遠不變。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内蒙古11选5跨度走势 怎样在头条网上写东西发表赚钱 贪玩蓝月有几个版本 黑龙江11选5走三级 今日新浪体育新闻 1900kk足球即时比分 极速11选5 卖袜底酥赚钱吗 奔驰宝马游戏app下载 赌场转盘绝密技巧玩法 辽宁11选5每天多少期 浙江飞鱼 四川金7乐二维码 258竞彩下载 30岁做点什么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任五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