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639-42971893/

第224章 一條走狗
    經過一夜的發酵。

    關于陳雄與陳勝天的事,被徹底推到了頂峰,

    來自民間的怨氣,也積壓濃郁。

    然而,作為當事人的陳家,卻沒有任何的申明與反擊。

    就仿佛,整件事跟他陳勝天沒有任何關系,早已置身事外。

    這是無理反抗的征兆?還是說,自信滿滿,不屑回應?

    不管如何。

    言而總之,猛烈的暴風雨,即將籠罩臨江府這座古城。

    按理說,連普通民眾都這般義憤填膺,臨江府本土家族理應跟陳勝天站在一起。

    遺憾的是,一天一夜過去,并沒有任何一個大家族站出來。

    終究還是,利益當頭。

    情況尚不明朗,若是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或許能獲得一票民心。

    可,陳雄來勢洶洶,萬一他吞你陳勝天,偌大的臨江府,還會有他們的落腳之地嗎?

    資本逐利。

    孰輕孰重,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

    臨江府頭是誰,他們根本并不在乎。

    臨江府的榮譽?關我鳥事?

    再者,這虛無縹緲的東西,有真金白銀來的實在嗎?

    一個上午,寂靜無聲。

    到了下午。

    臨江府民眾,多多少少有些失望,甚至不少人跳著腳辱罵那些所謂的大家族。

    然而。

    這段時間毫無存在感的周家,發表了一份申明。

    申明中并沒有說要跟陳家并肩作戰,卻是著重點明了,臨江府不能生亂,誰要是大張旗鼓的在臨江府發兵,他周家必然不會坐視不管。

    意思很明了,誰要是擾亂臨江府現有的秩序,他周家第一個不答應。

    民眾歡呼,那些大家族,卻暗地里嘲諷。

    難怪周家日薄西山,這般逞匹夫之勇,不衰敗才是怪事。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周家的后臺史無前例的強大,可以掐滅任何禍亂。

    午飯過后。

    高家家主高琛,帶領著高凡,高杰兩兄,來到陳家。

    見陳勝天精神抖擻,心情不錯,他們不由得微微一愣,這個老家伙,是不是心太大了?

    意外歸意外,這一家子并沒有像往常一樣主動打招呼,鋒芒畢露,昂首挺立。

    尚未開口,從這陣勢,陳勝天已經看出了他們的意圖。

    勸降??

    有著古武世家之稱高家,竟第一個跳出來,跟陳雄站在一邊,說老實話,這是陳勝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簡直丟人現眼,祖上留下的招牌,活該被砸。

    高琛也不客氣,淡淡的問道:“陳老,為何一直不見你發聲?”

    看似和氣,實則在質問。

    “害怕了唄!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原因?”

    高凡負手而立,昂首挺胸,嗤笑道:“還號稱什么臨江府頭,也不嫌丟人?”

    “人家德高望重,總得像個萬全之策,保住他這張老臉不是?否則,一開始就低頭認慫,不得被臨江府老百姓,戳著脊梁骨罵?”

    高杰接著道。

    高琛小笑容不減,打了一個哈哈道:“年輕人口直心快,還望陳老不要介意。”

    陳勝天神情不變,沉默不言。

    見此,高凡越發來勁了,傲然道:“眾人皆知,你陳勝天死到臨頭,你也別掙扎了,由我高家作為第三方,代你陳勝天發表一份臣服申明,這樣一來,你這老臉也算是保住了一點。”

    “而你高家,將得到陳雄老狗的賞賜,一躍成為臨江府一霸?”陳勝天打趣道。

    “你陳勝天倒下了,當然得有人重新扛起臨江府頭這桿大氣,而我高家,正合適。”

    作為晚輩,高凡此刻的言行舉止,竟有一種要踩在陳勝天頭頂的意思,意氣風發。

    “抽他。”

    一旁的陳忠,齜牙一笑,右手陡然揚起。

    啪。

    一聲爆響,斷牙混雜著血水橫飛。

    高凡一個趔趄,一頭栽在了地上。

    高琛:“……”

    高杰:“……”

    “老夫還在一日,你高家就是老子腳下的一條狗,看的順眼,賞你一塊骨頭,否則,扒皮燉了,又何妨?”

    高凡狼狽的爬起來,指著陳勝天惡狠狠的道:“你個老東西,死到臨頭了還敢動我?”

    啪。

    陳忠再次揮手,勢大力沉,又是一聲爆響。

    這個護衛,人狠話不多。

    要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思,高凡這個小東西,已經命歸黃泉了。

    什么東西,竟敢跑到這里來跳。

    “陳勝天,你狂妄了!!”

    高琛面色陰沉,厲聲呵斥道。

    當著自己的面,把兒子當狗一樣打?

    “抽他!”

    高琛當即變臉,厲聲道:“你敢……”

    啪。

    陳忠猙笑連連,一步向前后,抓住高琛的衣領,大嘴巴一頓抽。

    這之后,隨手往地上一扔。

    “信不信老子一腳踩死你?”陳忠高高在上,恨恨的啐了一口道。

    高琛:“……”

    高杰:“……”

    這他媽……

    按理說,陳勝天大難臨頭,以往的風姿必然煙消云散,恨不得有人前來中間人。

    結果,依舊是那么暴烈,一言不合就動手。

    “我陳勝天尚未倒下,就輪不到你作威作福。”

    “再者,你高家要當狗,請到陳雄那老頭面前去搖尾乞憐,想拿我陳勝天當墊腳石,你難免太天真了。”

    陳勝天低頭瞥了高琛一眼,云淡風輕的說道。

    高琛面沉似水,他的本意,的確是想拿陳家當投名狀,到那時,在陳雄的扶持下,他高家必將是臨江府第一。

    不曾想……

    陳勝天不但沒有絲毫大難臨頭的樣子,反倒暴戾如初,完全不把他高家放眼里。

    “你祖上,榮獲武狀元牌匾,是何等的風光?你說,要是他在天有靈,看到你們如此卑劣,不惜給人當狗,會如何?”

    高琛:“……”

    “識時務者為俊杰罷了,你陳勝天大廈將傾,將死無葬身之地,而我高家,只會比以前更加滋潤。”高琛幽幽道。

    陳勝天笑了,“本想宰了你的,但轉念一想,有些結果,還是想要你親自看看。”

    “扔出去。”

    “是,老爺。”

    陳家大門外,狼狽不堪的高琛,冷冷的盯著陳家祖宅,嘴角扯過一抹森寒的笑意。

    “用不了多久,我將會成為這座大宅的主人!!”

    一個小時后。

    一直保持沉默的陳家,終于發聲了。

    言簡意賅,對抗到底。

    最后點明,臨江府高家,當了陳雄的走狗。

    高家一眾人:“……”

    “……”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微信广东十一选五 大乐透23码围红图怎么画 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求一块赚钱的手游 最近几年开什么店比较赚钱 梦幻西游85级抓鬼赚钱吗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贪玩蓝月2019手游下载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福禄仙岛真的赚钱吗 五分彩官方 开心棋牌手机官方版下载 pk10前五技巧定位胆 煤灰赚钱吗 青海快三实时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