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002-42971967/

第五十六章 蒼銅鎮——花落無期與君絕 八
    可是在看到門口是藥宗的含長老之后,暗自松了一口氣,宗門大賽的時候,他就看到這含長老和顧云裳交情莫逆,顧云裳高興一些也無妨,怕也是因為來的是相熟的長輩吧

    黎昕對著含長老拱了拱手,行了個晚輩禮。

    “含長老”

    含長老點了點頭,對黎昕的態度有些冷漠,瞥見顧云裳的時候卻似換了個人般,瞬間笑顏如花,只見含長老笑瞇瞇的看著顧云裳柔聲道。

    “都十六歲了,長大了”

    顧云裳打了個冷戰,知道他意有所指,便暗自掐了他一把,一臉正色的道。

    “含長老。”

    含長老笑瞇瞇的看著她,伸手挑起一縷顧云裳的黑發放在鼻尖處嗅了一下。

    “好香啊你用的什么熏香”

    好在穆傾歌機智,在黎昕怪異的眼神下生生改了口

    顧云裳有些頭疼,話音剛落,李世顯就過來了,依舊穿著一襲月牙白色的長衫,對著含長老躬了躬身子,然后神色如常的打起了交道。

    “不知藥宗前輩到訪,實在是有失遠迎,這么點小事還驚動了宗門長老,實在是我們張家的罪過了”

    顧云裳聽著李世顯把我們張家這幾個字咬得有些重,微嘆了一口氣,她真的覺得李世顯沒錯,要是她自己,怕是會把這事做的更絕,本不想過問此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糊弄糊弄也就過去了可是這事卻牽扯到了傾歌的靈獸饕鬄,那么這事就不能善了了。

    接著李世顯就引著幾人朝著張府走去,顧云裳盯著李世顯輕聲問道。

    “你丈人的病怎么樣了這位是藥宗的含長老,對黃岐之術很是擅長精通,不如幫你丈人瞧一瞧”

    李世顯的脊背僵了一下,片刻后便放松了下來,笑了笑道。

    “也不是什么大病,要是一會除完祟,仙師還有余力,倒是可以勞煩一下各位。”

    顧云裳瞇了瞇眼睛,暗自轉了轉手指上的白玉指環,默不作聲的思考著,這個李世顯挺有心眼,三言兩語就化解了她的試探。

    含長老看著顧云裳轉動指環的這個動作后,眼中帶了幾分笑意,對黎昕的態度也好了幾分。

    弄的黎昕以為這含長老喜怒無常,更是離她遠了一些。

    很快,李世顯就帶著三人來到了一口枯井前。枯井的旁邊畫著一圈圈紅色的陣法,還泛著一層古樸的氣息。

    “三位仙師,就是這里了,當時岳父大人把那陰祟困在了里面,那陰祟卻在里面挖了很多通道,哎,實在是狡兔三窟,如今我也不知道她還在不在里面”

    含長老似笑非笑的看了枯井一眼道。

    “這陣法很是不凡啊”

    李世顯的視線移開了些許笑道。

    “不是很清楚你們這些修仙之人的陣法,這是我丈人親手所繪,可能是很厲害吧”

    含長老沒有再多言,轉過身對著黎昕說道。

    “你留在原地,我倆下去。”

    黎昕搖了搖頭剛要說話就被含長老制止了。

    “你的身份特殊,出了意外,我擔待不起,乖一點,不然我直接給你扔出去”

    這翻軟硬兼施下來,黎昕自是老實了,默默的守在了枯井邊上。

    見含長老拉著顧云裳的手就跳下了那座枯井,黎昕不知為何,心里總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斜了李世顯一眼,哼道。

    “看什么看”

    李世顯“”

    這般剛跳下枯井,就見井底也是覆蓋著一層皚皚白骨,踩在上面傳來道道骨頭碎裂的聲音,咯吱咯吱的讓人很是不耐

    周圍是三條狹長的甬道,顧云裳兩人隨意招了一條路閃了進去,突然顧云裳的腰間一緊,被拉入了一個懷抱,黑暗中,一片溫熱準確的附上了她的唇,顧云裳沒有反抗,雙手反而攀上了那人的脖頸,加深了這個吻。

    好半晌,兩道略微凌亂的喘息聲傳來,顧云裳伸手推了推那人硬邦邦的胸膛,拉開了些許的距離。

    “好了,正事要緊”

    穆傾歌卻是伸手捧住了顧云裳的臉頰,顫聲問道。

    “小裳兒,你是我的小裳兒嗎”

    顧云裳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嫌棄的向后退了一步,懶懶散散的抬了抬眼眸,看著面前的一片漆黑輪廓,神色冷傲,言簡意賅的道。

    “我不是,你找錯人了”

    穆傾歌:“”

    穆傾歌不由氣結,剛才升起的美好氣氛瞬間破滅了,報復性的拍了一下顧云裳的臀部。

    “淘氣”

    顧云裳被這一巴掌拍的震驚了羞憤交加的用力推了那廝一下,然后從懷中掏出了昨天拿出來的那顆夜明珠,光暈映照在穆傾歌那似是水墨畫一般的精致臉龐上,還有那猶如一筆一劃精心勾勒出的眉眼,顧云裳莫名覺得剛才升起的些許怒意似是被傾盆大雨淋過,瞬間沒了蹤影

    她顧云裳是那種看臉的人嗎

    顧云裳沉思了一下,然后任命般的垂下了眼瞼。

    好吧,她是

    無奈的聳了聳肩,牽起了穆傾歌的手,然后朝著甬道的深處走去,穆傾歌閉了下眼睛,然后指著前方道。

    “那蠢貨在前方不遠處,這里面有很多甬道,看來這貨老毛病沒改,傷的這么重,都阻止不了它打洞”

    顧云裳忍了忍笑意,輕聲問道。

    “它不是喜歡吃嗎”

    穆傾歌哼了一聲。

    “吃飽了,所以才會有勁兒沒處使。”

    突然,地面顫抖了一下,一道獸吼聲傳來,似是有什么龐大的東西在往這邊快速的移動著

    黎昕靠在井邊,地面顫動了一下,身子不由跟著就是一個趔趄,看了看下方的枯井,心里有些擔心,在猶豫要不要下去看一眼。

    突然,一只手搭上了黎昕的肩膀,一股吞噬之力襲來,黎昕身體中的靈力快速流失,他當機立斷的伸腳狠狠地踢了面前的枯井一下,借著巧勁擺脫了那道吞噬之力。

    “李世顯,你想做什么”

    李世顯那俊朗的臉龐帶著些許的瘋狂,繼而悲涼的笑了兩聲,輕飄飄的說道。

    “算你們運氣不好,被那狠毒的女人牽扯進來陪葬”

    說完后就又是沖著黎昕撲了過來,黎昕的眼神危險了幾分,猶豫了一下,突然兩只眼睛被一抹純黑覆蓋,似是沒有被白眼仁一樣,看起來分外詭異,下一瞬,身上的氣息節節攀升,直接沖到了化神期,緊接著手腕一翻,一柄飛刀在他的指尖上來回旋轉著,下一刻就朝著李世顯刺了過去。

    李世顯被化神期的威壓所控,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還有一絲解脫,利刃穿過了他的大腿,又飛回到了黎昕的手里,就在黎昕要甩出第二刀的時候,一抹紅色的嫁衣映入眼簾,擋在了李世顯的面前,是那個紅衣厲祟

    此時的她臉上沒有任何刀疤,看起來很是溫婉清秀,李世顯看著那厲祟的背影顫抖著身子,帶著一抹哭腔般崩潰的喊道。

    “桃桃花,你、你終于肯見我了嗎”

    頂點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360双色球走势图 店铺优惠券葳fxsh33赚钱 北京pk10怎么玩才赢 怎么给别人冲流量赚钱 云南11选五5码开奖结果 给咸菜厂送辣椒赚钱吗 捕鱼游戏平台免费版 dnf开游戏室赚钱吗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 打工不可能赚钱 卖手绘素材赚钱吗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 满贯棋牌app 公户发工资怎么赚钱 排列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