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41-42971916/

440 花蟬衣的報復
    顧承厭此時此刻的目光仿佛炙熱的也仿佛要將她燒著了似的,花蟬衣實在是坐立難安,有些惱羞成怒了起來。

    她為什么要這么尷尬輕薄她的是他,她擔心他傷口發炎,費這么大力氣給他上藥,怎么到頭來,反而好像她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似的,這顧承厭一個被照顧的,反而還咄咄逼人起來了哪有這種道理

    花蟬衣深吸了口氣,突然抬起頭來,長臂一伸,圈住了顧承厭的脖子,嬌笑道“將軍說的是,我本就不是什么良家婦女,原本我只想替將軍上過藥后便離開的,將軍這樣子,是存心引誘民女了”

    顧承厭聞言,修長的身子猛的一僵。

    他這些年不是沒被女人誘,惑過,手段比這高超的多的是,幾乎什么樣的都有,清純的,嫵媚的,明艷動人的。上到高貴的公主千金,下到花街柳巷的女子,可是能讓他的身體這么立竿見影發生變化的,這還是頭一次。

    顧承厭深吸了口氣,漆黑的眸子死死盯著花蟬衣,仿佛深夜中盯緊了獵物的野狼。

    顧承厭嗓音低沉,“沈夫人這話什么意思,我怎么聽不懂呢”

    花蟬衣心中冷笑了聲,心說看我怎么收拾你真拿我當軟柿子捏了瞅把你賤的

    花蟬衣心中惱怒,面上不顯,有些害羞的看了他一眼,突然主動將身子靠在了顧承厭懷里,伸出修長的指頭來,在顧承厭胸前畫圈兒。

    她長的本就瘦小,因為一直以來練功,身子比其他女子還要嬌軟一些,此時縮在顧承厭懷中,小小的一團,和往日里清冷強勢的模樣截然不同,顧大將軍一直引以為傲的定力就這么潰不成軍了。

    真是個妖孽顧承厭心想。那些大家小姐瞧不上花蟬衣,但只有男人,才會知道她的好處。

    顧承厭翻了個身,將花蟬衣按在了榻上“沈夫人,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再不走可就真沒機會了。”

    花蟬衣聞言,心下忍不住將顧承厭從頭到腳鄙夷了一番,心說你方才怎么不放我離開此時也不知是誰給誰機會一會兒有你哭的

    花蟬衣沒答話,只是笑看著他。

    顧承厭深吸了口氣,俯下身吻住了花蟬衣。

    花蟬衣對于這種事一向很冷淡,唯獨每次同顧承厭接吻時,總是會冒出一些不受控制的沖動來。

    然而也只是沖動罷了,花蟬衣不會因為這種沖動,便做出出格之事,頂多,親個嘴

    這或許對其他女子來說已經很出格了,唉誰讓她不是良家婦女呢

    花蟬衣伸出長臂來,攬著顧承厭的脖子,同他柔情蜜意的吻了一會兒,顧承厭的唇不滿足的落到了花蟬衣頸間,一雙大手也不安分了起來,空氣中的溫度陡然提升。

    花蟬衣也有些情動,顧承厭在這方面熟練的令人火大。

    不過花蟬衣也只是有些堵得慌,連生氣都算不上,一來她和顧承厭之間不清不楚的關系,她沒有立場生氣。二來顧承厭昔日的風流紈绔是出了名的,花蟬衣也從來不太在意這種事,也并非全然不在意,準確來說,是不在意已經發生了的事。

    花蟬衣見這是個好機會,一雙眸在黑夜中亮了起來,悄聲自榻前的矮柜上摸到了晚間隨手放在上面的幾根銀針。

    按理說,憑花蟬衣的身手,此時就是給她把刀,她都傷不到顧承厭分毫。

    不過男人貌似一遇到這種事,便會遲鈍許多,尤其是面對自己心愛的女子時,更是遲鈍成了木頭,比如此刻的顧大將軍

    花蟬衣用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在顧承厭的兩臂上,以及頸間都扎上了一針,顧承厭意識到不對勁兒已經晚了,高大的身軀瞬間僵硬住。

    花蟬衣奸計得逞的笑了聲,將顧承厭從自己身上推開。

    顧承厭斷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會被一個女子給戲弄了還是在這種情況下還真是頭一遭

    昔日給他送女人,準備利用那些武功高強女人來害他的不在少數,沒有一個得逞的,幾乎都被顧承厭以極其殘忍的手段殺了,今日還真是

    花蟬衣看著老實了的顧承厭,心下滿是得意,心說堂堂的顧大將軍就這么輕易被她放倒了,若是傳出去的話,夠她吹噓一輩子了。

    不過她自然不會不要命的傳出去,也只是在心里小小的得意片刻罷了

    顧承厭看著她,面色鐵青“花蟬衣,你要做什么”

    花蟬衣低低笑了兩聲“瞧將軍這話說的,這春宵一刻,當然是好好服侍將軍了。”

    花蟬衣嘴上這么說著,可顧承厭若是信了她的才是有鬼

    然而此時信不信也已經不重要了,花蟬衣顯然不徹底報復回來不會輕易放過他

    在這上面花蟬衣雖不如顧承厭熟稔,可畢竟不是什么良家婦女了,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在顧承厭凸起的喉結上畫圈兒。

    最簡單不過的動作,若是換做旁人,顧承厭非但不會為之所動,估計能一腳將那人踹殘廢了,才不會管是不是女子。

    然而眼前的是花蟬衣,顧承厭哪里舍得下腳踹。他覺得,花蟬衣是奔著要他命來報復的

    好在花蟬衣適可而止了,過了一會兒,及時收了手,縮回了臥房,插上了實木的門栓。

    想了想,不放心,又將桌子椅子通通搬到了門前,將門堵的死死的。

    花蟬衣躺回床上,胸口突突跳過不停。

    虐顧承厭一時爽,事后一種莫大的驚恐浮現了出來。

    她剛剛一定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屋外,顧承厭的腳步聲逐漸走近,花蟬衣在心里默默祈禱自己能活過今晚。

    顧承厭的腳步聲逐漸靠近,花蟬衣瑟瑟發抖著。

    她就不該這么沖動的,可是今晚這事,也不能全怪她吧

    顧承厭欺人太甚,花蟬衣覺得自己也不過是正常反擊罷了。

    胡思亂想間,門前已經出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花蟬衣嚇了一跳。

    她原本以為自己膽子足夠大了,直到此刻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聚星彩票网址 北京赛车冠军计划软件 梦幻最赚钱的临时F 捕鱼大师官网现金版下载 恐怖嘉年华游戏 天津11选5漏号 零点棋牌正式版下载 四川时时诈骗案例 定独胆公式 大地彩票网址 j比赛捕鱼千炮版技巧 湖北11选5彩票网 27岁是赚钱的时候吗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乐彩网 抓烟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