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779-42971906/

第二百五十二章 約戰
    “余小道友,你怎么來了?”

    吳顯見從一樓賬房處出來的余晚,他在樓梯口處,便對著余晚大嗓門的招呼了一聲。

    能不招呼么!

    這余晚的到來,表明就是給他送靈藥來了,這貨豈能不高興?!

    余晚無語扶額:喂喂,至于這么興奮的大聲叫喊么?!

    如此,引得大家對她,齊齊行注目禮!

    可余晚也不能不理人啊,只得硬著頭皮尷尬一笑道:

    “吳掌柜,多日不見,別來無恙啊。”

    “嘿嘿,無恙無恙,余道友今日可是來購買法器的?”吳顯隨口一問。

    “額……是的,不過已經置辦好了,我看吳掌柜的這里還有客人,我們正好還有其他事,便不多打擾了,吳掌柜您先忙著。”

    說完,余晚沖著吳掌柜行禮告辭道。

    其實她有注意到吳掌柜身后的兩人,說來這兩人還有過一面之緣,因著不熟悉,也不愿多做打擾他們幾人,便先請辭。

    “哦,這樣啊,那也好,便不耽誤余道友的事了,請自便。”吳掌柜見此,只得同余晚話別。

    兩人剛結束話語,又一道聲音響起道:

    “余晚師妹,何必這般急著離開呢。”

    開口之人正是這次比賽獲勝前十的練氣弟子吳曉逸。

    他身邊站著的,同樣是十人之一的謝嫻。

    被人喚住,余晚只得抬眼看向吳曉逸和謝嫻,微微尷尬一笑道:

    “呵呵,原來是吳師兄啊,不知吳師兄喚住師妹我,有何事?”

    吳曉逸人如其名,還真是飄逸灑脫之性,他倒是不拘小節,不客氣的說明本意道:

    “我上次比斗見師妹的劍法,毫無章法可言,可卻極為多變,可惜比斗之時,未能遇見師妹你啊,想來若是能與師妹戰上一場,該是很有趣的一戰。”

    余晚無語:……

    說誰劍法毫無章法呢?!

    再說了,這“毫無章法”是這么用的么?!

    到底是夸她還是貶她啊,聽著怎么這么別扭啊喂!

    呸!她的劍術有這么不靠譜么?

    吳顯見自家小主子又在約架,頓時覺得頭疼,身后的那位正是剛剛打完一架的主,作為約架條件,讓她來店里選一件法器的。

    正是因此,他才領著自家這敗家小主子和那小道友在二樓挑選法器的。

    不過,那丫頭倒是沒選擇什么貴重的攻擊類法器,反而選了一件防御類的頭釵。

    可看她本人自身素衣,小臉不著脂粉,就連綰發都是一根頭繩解決,根本不像是用那稍顯華麗又不過分突兀的頭釵啊?

    吳顯雖疑惑,作為掌柜的,他懂得察言觀色,事不關己,不可多嘴。

    可剛剛送走一個,好嘛……還沒出屋呢,這敗家小子又要約上下一個了?!

    照這小子約架節奏,他這小店豈不是要被他給霍霍了啊!

    余晚還未開口說什么的時候,吳顯卻先開口提示道:

    “小主子,莫要讓謝道友多等了。”

    吳曉逸這才回過神來道:

    “哦,對了,今日多謝謝嫻師妹的賜教,若有機會咱們再戰。”

    “不必客氣,各有所需罷了,既然你還有客人,我便先走了。”

    謝嫻依舊一副不茍言笑的神態,對著吳曉逸說道,又沖著余晚幾人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

    秦于珊之前與謝嫻同擂比斗過,她倒不是小心眼記仇之人,深知自己不管修為還是實力,都比謝嫻相差很遠。

    此時突然遇見,秦于珊倒也沒起多大波瀾,同余晚他們二人一起,同樣看向她,輕點一下頭回禮。

    謝嫻見此,便抬步邁出了煉器鋪。

    謝嫻剛一離開,吳曉逸視線立馬轉移到余晚身上道:

    “余師妹,你看咱們何時切磋一下,定個時間,放心若是師妹愿意與我一戰,這店中之物,任由師妹選一件,你看可好?”

    余晚:額……這段時間要返鄉,她不想打架啊……

    余晚還沒回應,旁邊的余晨和秦于珊兩人瞬間興奮了,異口同聲道:

    “你是說,跟你打架就能選一件?!”

    “我想跟你打一架!”

    店中幾人聽他倆這說話狀態,都錯愕了一下,尤其是吳曉逸,看著這兩小豆丁道:

    “你們修為不夠,師兄我可都是練氣十二層了,你們一個練氣八層,一個練氣七層,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也就余師妹還能夠格。”

    吳曉逸一邊說著,原本抱臂的雙手,伸出一個手指頭來回左右擺動,還不停的輕搖著頭,臉上寫滿了“你們不行”四個嫌棄字樣。

    他這一態度否決,立馬戳中余晨和秦于珊那幼小的自尊心了,兩人直接開始炮轟他。

    余晨梗著脖子不忿道:

    “你說誰不行了?!要不要打一架試試?!”

    秦于珊同樣插著壺把聲援,這機靈鬼還不忘討福利道:

    “對!打一架!不過條件是法器每人任選一件!”

    余晚扶額:……這兩小鬼要不要這么見錢眼開啊,人家修為練氣十二層啊喂?!你們還想胳膊擰過大腿么?

    “額……呵呵,吳師兄不要介意啊,他們倆娃說著玩的,你莫要當真哈。”余晚立即打著哈哈說道。

    “阿姐,我說的是真的!”余晨不滿反駁道。

    “晚姐,我也說真的呢!”秦于珊立馬聲援道。

    余晚無語:……喂喂,你倆能不拆臺么?!

    “呀呵,勇氣可嘉,既如此這樣吧,你二人一起上,省得說我欺負你們,怎么樣?哦,當然了,法器同樣可以讓你們在二樓任選一件,可好啊?”

    吳曉逸見余晨和秦于珊二人這態度,再加上他這段時間無聊想練劍,因此他倒是豪爽的答應了。

    他這一應承,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啊……

    歡喜的余晨和秦于珊,立馬喜笑顏開,兩人相視一眼,對擊一掌,立馬高興答道:

    “沒問題!”

    好嘛……這么明顯的下套,兩人還真是做得毫不避諱啊。

    吳顯內心哀嚎:這敗家小主子,這行為承諾,啥時候是個頭啊喂?

    吳曉逸決定時間道:

    “既如此,不如明日來一場吧。”

    余晨決定地點:

    “好呀,就在三清峰后的竹林中。”

    見他們愉快的定好時間之后,吳曉逸依舊不放過余晚道:

    “余師妹可否要參加?放心若是師妹也參加的話,法器也有你一份。”

    吳顯:……不想說話了,心累!

    “呵呵,這段時日,不打算在比斗了,不過可以約到五月之后再與師兄切磋吧。”余晚開口道。

    她雖嘴上這般說,其實心中還在腹誹著,之前這貨說她的劍招雜亂無章呢!

    哼哼,等回頭練好了《混元劍訣》,第一個拿你小子試手!

    “這樣啊,也好,那五個月之后,再與師妹一戰。”

    看時辰也差不多到了集合的時辰,畢竟他們逛集買了不少東西,也該回去了。

    于是余晚只得誰先請辭道:

    “天色不早了,我們還約了人,便不多做打擾。”

    “既如此,諸位請自便,不過,你們兩個莫要忘了明日之約啊。”臨走,吳曉逸還不忘提醒道。

    “放心吧,明日辰時,竹林中見。”余晨答道。

    三人便出了煉器鋪,奔著西邊傳送陣集合點處走去。

    余晚仙記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在家干什么赚钱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结果 时时彩后三杀码技巧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吉林快3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试玩app赚钱 刷榜 玩游戏赚rmb 山西新11选5预测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手机合法彩票网站 足球6场半全场胜负彩 吉林时时彩骗 最新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云南十一选五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