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112-43283860/

番外小記 第127章
    番外小記 第127章

    這一趟出來,雖說經歷了很多事,但他也早已從最初的迷惘不安,轉成了現在安之若素。

    他覺得這大半年來的日子,是他這輩子活著最為松快的時間。

    要他回洪武國,在繼續過以前的日子,那比殺了他還困難。

    就這樣,挺好的!

    時間飛快,轉眼半年已然過去。

    這期間,陳怡寧生了個女兒,取名江雪珊,小名直接叫珊珊。

    她雖然感到遺憾,但在看到江鴻軒那稀罕勁后,又很是窩心。

    至少她家江哥哥不會因為她生的不是兒子,進而嫌棄。

    說來珊珊似乎還是小一輩里,唯一的女兒。她只希望,等回大楚后,婆母不會對她心生間隙才是。

    說到底,江哥哥年歲都不小了,到現在也不過是一個女兒。而比他略大一兩歲的墨王,卻是三個孩子爹,且兩個都是兒子。

    這半年的時間,陳怡寧除了待產,生子,坐月子外,剩余的時間不是學油畫,便是學著釀葡萄酒。

    江鴻軒和楚璽墨兩人是看到什么都感興趣,不僅跟著學了如何建房子,在這之前,學什么房子設計之類的。

    之后又學造船,學做落地鐘等等。

    德宣帝則是一頭鉆進了錢窟窿,但凡他覺得能夠賺錢的生意,都想摻和一腳。

    如今馬上就要啟程回去了,看他的意思,似乎還不大想走。

    連帶著已經學會了凱瑟王國和法蘭克王國話的沈初陽,就被他拉住,試圖不讓走。

    至于顏詩情和倪氏兩人,忙著和這里的醫生交流醫術,同時在那些人驚呼她們醫術厲害之際,不忘宣傳大楚和洪武國的國威,同時更是將楚璽墨和德宣帝帶來的書籍,一一散發出去。

    小娃和翟等人,則是和這邊的護衛學這邊的劍術。

    雖然在他們看來很雞肋,但也是個宣揚他們大楚和洪武國的好機會。

    至于小念安,他在最初來到這邊后,先是放縱的在農場和葡萄莊園里玩了一周,之后便被顏詩情塞到這里教育孩子的讀書的地方去了,這其中包括學這里的語言。

    當然,跟來的夫子們,也會跟著他去。為得是看看這邊夫子的教育法子,還有他們教習的內容。

    每當放假之際,夫子們會根據他所掌握的,經過調整后,在進行教學。

    坎貝爾因為顏詩情等人的到來,有了這邊的廚娘,她更是忙得團團轉。

    先是讓自己的人跟著廚娘做各種各樣美味的吃食。之后對德宣帝帶來的舞姬和樂姬表示有很大的興趣。

    她花了一些時間和金錢,尋了好些人前來學習洪武國和大楚這邊的音樂和舞蹈……

    眼看眾人就要登船回去,坎貝爾在心生不舍的同時,也表示過幾年她這邊可以放開后,就去洪武國和大楚拜訪。

    德宣帝本不想走,奈何沈初陽顧慮到父母,說必須回去,只得作罷!

    雖然他還是很留戀這里,但大伙兒都要回去,生下他和全公公以及銀九,心底落差到底太大,這才不得不選擇跟著走。

    翻譯們在這半年多的時間,已經找這邊的人研究好了回去的路線,更是連航線圖都事先畫了出來。

    這其中,包括烈陽島以及他們因暴風雨出事的地方。

    有了詳細的路線圖,他們表示這次回去的路上花的時間,要比來時久。

    哪怕一路上都不要停留,那也得花大半年的時間。

    而他們之前快,完全是誤打誤撞,借了風力所致!

    “緹娜,一路平安!”

    坎貝爾在碼頭抱了抱顏詩情,眼底露出最誠摯的祝福。

    顏詩情等人來的這大半年,她多數時間都是住在這邊的。

    因她的不回去,就連她丈夫卡洛斯伯爵帶著兒女也沒少往這邊跑。

    現如今,他們一家和顏詩情他們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顏詩情也不舍地抱了抱坎貝爾:“我等你到大楚來做客!”

    隨著一行人上了船,顏詩情帶著小念安等人,站在甲板上,朝眾人揮了揮手。

    待看不到人影,這才放下胳膊。

    出來時沒什么感覺,等到要回去了,雖然說船還要行駛大半年的時間,但各個有了歸心似箭的感覺。

    回去的航線,因為有了坎貝爾派送的船的引路和護送,要比他們來時順暢許多。

    等到他們再次來到滄溟王國時,德宣帝和顏詩情不說在凱瑟和法蘭克賺了多少,光是一路上的買與賣,所賺的銀錢,早已是出來的十多倍。

    此時的大楚和洪武國,也都收到他們即將回來的消息。

    如今的祁烈,雖然依舊沒登基,但在馮伯毅和謀士的擁護下,早已將朝中大權掌握在手。

    面對德宣帝要回來的消息,他絲毫不覺訝異,也沒什么惶恐。

    在收到德宣帝的信件時,他早已收到楚璽墨讓人給他傳的密信。

    里頭詳細地說了德宣帝的種種轉變,以及他現在的心態,順便交代他,讓他做好登基的準備。

    這幾年的時間,洪武國與大楚互通往來后,與滄溟王國,乃至更遠一點的國家也有了聯系。

    賦稅的改革,商人的地位的提高,使得洪武國的經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繁榮起來。

    首當其沖的便是,各地大小鎮集地小商販多了起來,老百姓的消息也靈通了不少。

    其次便是金銀比率下降到大楚一致。

    再則,不管是大楚的銀票,還是洪武國的銀票,在這兩個國家均能流通。

    當然,每次在異國用之前,需得到錢莊兌換才行。

    要說變化最多的,當屬大楚。

    從顏詩情提出少生孩子多種樹后到現在,七八年的時間,大楚有人的地方,就能看到樹。

    便是無人之地,也能看到各種高矮不一的樹,誰也不清楚,這是誰種下的。

    種樹,護樹,已成了大楚人人人有責的事。

    便是要砍樹的人,也得在砍一棵的同時,在那旁邊種下另外一棵樹!

    當然,除了這個外,現今的大楚又復原了兩座早之前沙化的城池。

    縱然現在復原的還不是很好,但也趕得上顏詩情最初到駝峰鎮時的情景。

    這兩座城池,是勉強考上進士的唐銘,帶著去年春時嫁給她的白谷粒,以及駝峰鎮中,自愿隨他去改旱地的百姓一起努力的結果。

    現今這兩座城池因靠近大古國邊境,又在復原中,順安帝便封唐銘為兩地的總督,并且派了一隊五千人精兵駐扎此地,順便幫襯開荒!

    又是一個陽春三月天,再次賺得滿盆金缽的德宣帝和顏詩情船,在駛離滄溟王國后,漸漸靠近洪武國京城的碼頭中。

    早在前幾日接到消息的霍嬤嬤,帶著早之前怎么都看沈逸不順眼,而如今嫁他為婦,并育有一子的芍藥前來迎接。

    只是前頭有祁烈太子帶著人在,她和芍藥只能往后靠。

    當霍嬤嬤遠遠地看到小念安和被馮嬤嬤林嬤嬤抱在懷中的小安寧與磊哥兒時,瞬間紅了眼眶。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她挨著芍藥,在說這話的同時。還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她知道,王爺和王妃不過是在這里歇兩三日,就得回大楚。

    而之所以會在這停歇,也是因為明日便是祁烈太子的登基大典。

    德宣帝禪位詔書,早在前幾日已經公布,現在他人回來了,太子正帶著人在最前頭迎接!

    德宣帝的禪位詔書,在洪武國中并未引起轟動。

    許是這幾年來,祁烈太子的影響力越來越廣,老百姓的日子也實實在在好過了起來,這在天下百姓的眼中,登基是理所當然的事。

    剛下船的顏詩情,率先看到祁烈時,見他在這幾年間已脫胎換骨,整個人往那一站,也頗有君王的氣勢之時,朝他笑了笑。

    這個小舅舅,總算不是爛泥,不枉她替他做了那么多。

    也虧得他起來了,不然老百姓只怕還得活在水深火熱中!

    德宣帝雖然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在下船后,看到祁烈時,心還是忍不住顫了顫。

    他隱隱約約的知道,其實祁烈不是他的孩子,但又能如何?

    洪武國并沒有改朝換代,祁烈依舊姓祁,也就是他的子孫。

    洪武國這幾年如何他不知道,在到了滄溟王國時,卻也陸陸續續從其他商人嘴里聽到了一些,也清楚讓他接手是對的。

    讓位就讓位吧,總歸在史書上,他是他的兒,他帶著洪武國慢慢走向盛世,這就夠了。

    而他這個太上皇,日子也只會越來越逍遙。

    想出國就出國,想做生意就做生意,誰也不能耐他何。

    以他現如今個人累積的財富,加上這幾年國庫中的七成和小私庫,只怕是十個祁烈都沒他錢多……

    想到這,德宣帝莫名地心情就好得很!

    祁烈的登基儀式很繁瑣,但受邀觀禮的顏詩情和楚璽墨卻看得津津有味。

    眼看祁烈祭拜天地之際,顏詩情側身對著楚璽墨道:“阿墨,你后悔嗎?”

    楚璽墨何其了解顏詩情,自然知道她問的是什么。

    他伸手牽起她的手,捏了捏:“不后悔!”

    他只想陪著她,不想拘束她,她在哪,他就在哪。

    帝位,也許是世上許多人所奢望所追求的。而他,追尋的只有她!

    此時此生,唯她足矣!

    “那,我們回家吧!”

    該回家了,磊哥兒和小安寧還不曾回去過,還要給小娃和翟,初一和碧云主持婚禮,接下來還有的忙……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188足球比分网 捕鱼大师稳赢版修改器 辉煌棋牌官网 广西十一选五 做人防门赚钱吗 pt平台 中国妓女赚钱吗 辽宁十一选五看图技巧 总进球 排列五327期规律 p3开机号码查询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汉唐国际网址 呼死你敲诈能赚钱吗 2017开店赚钱零元的 问道手游打游戏币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