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984-42976910/

第二百九十三章 突圍
    與瘸子開心的心情相反,平口一郎則是差點氣炸了肺。

    “白川!你個混蛋!你不是告訴我倉庫那邊已經搞定了嗎?”

    白川在看到坦克的瞬間,就直接懵了。

    支那人竟然也會開坦克?

    “平口中隊長,我,我的確派人留下來炸毀倉庫了,而且那些戰車明明都已經沒油了。”

    平口一郎氣惱地一把推開白川,差點就要一刀劈了對方。

    敵人有了坦克,那他之前安排的防守策略一下子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原本他在街道兩側的民房內,設置了大量的自動火力點,畢竟司令部里有一個小型軍火庫,里面的機槍與擲彈筒都有不少,就是重機槍,都有兩挺。

    在他看來,有這些武器做輔助,很容易就堅持到晚上。

    可是這些武器,都無法對付坦克。

    這時候就體現出手雷與手榴彈的區別了。

    手榴彈可以捆綁成集束手榴彈,幾個手榴彈的威力,可以當成炸藥包,即使炸不穿坦克,也能震死震傷里面的坦克乘員。

    而手雷卻沒有這個能力,單個的手雷,根本對坦克形成不了傷害。

    平口一郎有些無奈,他只能召集周圍的士兵,準備撤退。

    至于遠一點的士兵,他有意忽略了他們。

    ……

    日下部帶著部隊重新撤回了縣城東門。

    他要考慮新的突圍方向,東面有敵人構筑的防線,肯定是沒法突圍了,只能考慮別的方向。

    好在他也明白,想徹底圍住縣城,需要的兵力肯定不少。

    敵人不可能在所有方向都布置重兵,肯定會有防御薄弱的地方。

    “大隊長,北面那邊探查清楚了,敵人不多,僅有不到一個小隊。”

    樂山縣城只有東南北三個城門,西面比鄰山區,并沒有設置城門。

    日下部看著地圖聽著手下的報告,想了想,指了下南邊。

    “不,我們從南面突圍!”

    城內到處都是槍聲,但是很明顯,抵抗力量越來越弱小,因為槍聲越來越稀疏了。

    “大隊長,南邊可是支那軍隊的重點進攻方向,咱們從南邊突圍,豈不是迎頭撞向對方最強的攻城力量嗎?”

    不怪說話的中尉反對,畢竟獨立團進攻的時候,就是從南門進攻的。

    日下部瞇著眼睛指了指南邊:“你聽,南邊的敵人大部分都已經進了城,他們南門的力量反而有所減弱,我們一個突擊,很容易就能突圍出去。”

    中尉恍然大悟,趕緊下去整頓部隊去了。

    另一邊的李景林,在看到鬼子縮了回去之后,顯得有些驚訝。

    鬼子可是出了名的不撞南墻不回頭的人,怎么突然間就縮了呢?

    “二小,你帶著一個排在這里警戒,我給你留兩挺重機槍,絕對不能讓一個鬼子從你這突圍出去!剩下的,跟著我進城!”

    ……

    平田穩穩地端著手中的九七式狙擊步槍警戒,身后就是他的長官武井,還有七八個傷兵。

    他們得知敵人包圍縣城的時候,南門已經被突破,敵人正長驅直入,城里的醫院,堅持了不到十分鐘,就被敵人拿下了。

    好在武井沒有食言,病還沒好,就在平田的幾次請求下,為他要來了一把九七式狙擊步槍。

    就在剛才,平田用這把狙擊步槍干掉了兩個支那軍人。

    要是沒有平田,他們很可能已經被堵在了醫院里,淪為支那人的戰俘了。

    武井是一名武士道狂熱分子,寧肯自殺,也不愿意被俘。

    “長官,我們現在怎么辦?到處都是敵人!”

    武井的肚子還沒好,此時的他一身病號服,肚子上的紗布還滲著血,估計是因為剛才的逃亡,傷口崩裂了。

    盡管如此,他依舊咬牙端著那支漢陽造,聽到平田的話,深呼口氣。

    他迅速探出頭觀察了下小巷,立馬就縮了回來。

    “南邊的槍聲稀疏,咱們往南走走看。”

    平田點了下頭,打算擔任排頭兵,要走在第一個。

    他剛踏出一步,就被武井拽住了。

    “熊野,你走第一個!”

    熊野是另一個傷兵,他的傷在臉上,前幾天在蟠龍山炮兵陣地那里,被一顆榴彈碎片打中了臉部,據軍醫說,他今后吃飯會比較困難。

    熊野看了兩人一眼,沒有說話,舉著另一支漢陽造走在了前面。

    盡管他們這支小隊是臨時組成的,不說武井的軍銜要高于他,就憑平田那個小子剛才露的那手,就已經折服了他們。

    他們都清楚,這次能不能活著,就看平田能不能帶他們跑出去了。

    走了沒多遠,熊野突然停了下來。

    兩個孩子趴在墻頭上,正好奇地看著他們。

    熊野趕緊抬槍瞄準了其中一個,還沒開槍,就被武井阻止了。

    “八嘎,你想用槍聲把人都引過來嗎?”

    身后武井的罵聲,讓熊野不得不把槍放了下來。

    “武井少尉,要是這兩個孩子通風報信,咱們一樣跑不出去。”

    臨街道傳來一陣跑步聲,幾個人趕緊躲在一邊,甚至他們還能聽到有人在吆喝的聲音。

    平田一樣十分緊張,他的方向正好能看到兩個孩子,那是一個不到十歲的男娃與一個五六歲扎著羊角辮的女娃。

    他竭力擠出微笑,希冀兩個孩子不會出聲。

    他真的不想對著兩個孩子開槍。

    兩個孩子的確沒有出聲,男孩子似乎感受到了緊張的氣氛,趕緊拉著妹妹下了墻頭。

    緊接著就聽到院子里大人打罵孩子的聲音,平田略微松了口氣,他覺得這樣挺好。

    可他一轉頭,就看到武井正指揮著熊野與另外兩個傷員翻過了墻。

    沒多久,里面的聲音就漸漸停止,平田瞪大了眼睛看著武井不說話。

    院門打開,熊野對著武井點了點頭,另一個士兵手里拎著一把帶血的刺刀。

    “平田,我們這是逼不得已,而且支那豬,本來就是我們的奴隸!”

    平田還是有些不理解:“長官,可是他們并沒有泄露我們的蹤跡。”

    要是平時,武井肯定就一巴掌打過去了,但是平田不是一般人,武井出奇地安慰起對方。

    “我們現在是在逃亡,任何危險的苗頭都要提前踩滅,好了,趕緊出發,趁著敵人完成包圍之前,咱們要趕緊突圍出去。”

    浴血指戰員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新浪体育加载失败 零点棋牌软件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彩66群 2018宁波开出租车赚钱吗 卡贩子收京东卡怎么赚钱 埃及宝藏游戏机 脉动棋牌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捕鱼大师1元赢版现金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网 IAC真的能赚钱吗 好想加入 吉林十一选五最牛走势 绿化项目经理赚钱吗 彩乐网网址 电竞比分实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