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879-42971903/

第226章 到底是誰
    一連幾天,謝錦衣都在苦苦思索趙璟桓所中的這個毒到底該怎么解,還時不時地跟玄空商討,玄空很是不以為然:“你不用想了,我已經給南香寫了信,看她怎么回復再說,再就是你師父快回來了,你請他去看看就是。”

    謝錦衣搞不定的病癥他當然更不行。

    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話雖如此,但醫毒不分家,我總覺得下毒者的醫術應該跟我師父旗鼓相當,比我更是勝出一截。”謝錦衣頭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難題,扶額道,“甚至這個人應該精通各派醫術,我拼盡全力也解不開他配制的毒,著實讓我汗顏。”

    前世她經手的病人不計其數,雖然有棘手的,但真正難倒她的,幾乎沒有。

    倒是趙璟桓身上這種遇水才發作的毒,把她難住了。

    若是不及時拿到解藥或者研制出解藥,那他身上的毒可能會慢慢侵入骨髓,到時候趙璟桓很可能就是第二個太子……

    想到趙璟宗,她心里一個激靈。

    難不成又是蕭氏一族背地里下得毒手?

    想想又覺得不可能。

    放肆一點地來說,沈墨乃至整個太醫院的人聯合起來,絕對研制不出連她也解不開的毒,所以下毒者應該不是京城這邊的。

    “這有什么汗顏的?”玄空不以為然道,“我雖然是你師叔,若真的論醫術,還不是不如你,我都沒汗顏,你汗顏什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當年我學醫的時候,挨的罵最多,師父罵我天賦不如人,還不肯用功,將來連個庸醫都算不上。”

    說著說著,他又有些感慨:“這人跟人呀,是真的不一樣,當初小師妹跟我一起爬樹掏鳥,下河摸魚,可謂無惡不作的,可她偏偏天生聰慧,有過目不忘的本領,連你師父都不如她,后來我師父還感慨道,說日后南山派要靠南香來支撐了,當時羞愧得我無地自容,才好生學了一兩年,好歹有了這傍身的本事,要不然,我至今還在臥龍寺挑水打柴呢!”

    “師叔,你說我小師叔比我師父的醫術還有高嗎?”謝錦衣疑惑道,八卦陣是天香閣設的,那這毒會不是也是天香閣下的?

    若真是南香師叔所為,那事情應該好辦多了。

    起碼,看在同門之誼的份上,她肯定會給解藥的吧?

    “說不上誰比誰更勝一籌,只能說他們旗鼓相當,但南香一向聰慧,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也說不定。”玄空解下腰間的葫蘆,打開塞子,喝了幾口酒,一抹嘴,“好了好了,此事再也不要問我了,這些燒腦的事情去跟你師父商討吧,他快回來,你那個景王殿下,一時半會的也死不了,放心哈!”

    謝錦衣哭笑不得。

    又過了五日,房牙子那里傳來消息,說賣家外出云游未歸,等回來怕是得到年底了,讓謝錦衣耐心等待,謝錦衣很是沮喪,又問其他兩家,橫豎只有一萬兩銀子,不過是多買一處宅子,大不了盡快修繕修繕便是。

    房牙子很是遺憾地告訴謝錦衣,那兩處宅子已經出手了,買家已經找了工匠在修繕了。

    “這么快就出手了?”謝錦衣很是驚訝。

    之前不是說荒廢許久了嗎?

    前前后后才不過半個月的工夫,就都賣掉了?

    “是的。”房牙子從善如流道,“聽說是被兄弟倆買去了,小人也不知道能賣得如此順利,姑娘您還是等那個大宅子吧,現在到年底不過一個月的光景,再說,您也不是著急住不是?”

    崇正醫館的這個謝大夫是安平伯府二房的謝五姑娘,他當然是知道。

    “好吧,那就等等吧!”謝錦衣很是無奈。

    最近還真是不順。

    唯一讓謝錦衣感到高興的是,前幾日何清婉查出有了身孕。

    顧老夫人和魏氏興奮得好幾天都睡不著覺。

    緊接著,婆媳倆連對她的態度便來了個天翻地覆的改變,這幾日管家顧勝正帶著人在叮叮當當地給她換門換窗,顧勝告訴謝錦衣,老夫人說她找人算過了,今年府上的喜神在她這個方位,要想世子夫人一舉得男,得好好把她這里布置布置,特意把府上開得最好的幾棵紅梅給她栽在了院子里不說,還陸陸續續地給她添置了不少花花草草,連用的炭都是上好的銀絲炭。

    小蝶興奮地在院子里跑來跑去,告訴謝錦衣:“姑娘,老夫人還是很疼姑娘的,說是擔心擾了姑娘休息,特意讓顧勝趁著姑娘不在的時候,修繕咱們的院子,就連這幾棵紅梅,還是老夫人特意挑選的呢!”

    “隨他們折騰吧!”謝錦衣當然不會在乎。

    反正這個院子她也住不久了。

    等新宅子一收拾好,她就搬過去,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

    雖然她不喜歡老夫人和魏氏,但還是去看了看何清婉,給她把了把脈,她身子康健,懷胎壓根就沒問題,是老夫人和魏氏太興奮太緊張,塞給她一大堆補品,唯恐委屈了她腹中的孩子,對她的態度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不但免了她的日常請安,還派了好幾個得力的婆子伺候,魏氏更是一天往青松院跑八趟探望何清婉,恨不得跟她住在一起。

    然而何清婉并不高興,反而跟謝錦衣抱怨:“婆婆不讓世子靠近我,反而讓搬到書房里去睡,你知道,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小賤人盯著他,雖說老夫人已經給芍藥配了人,但婚期定在年底,若是她對世子動了心思,到頭來還不是得照樣把她收房?”

    她有身孕,不能侍奉夫君。

    芍藥等得不就是這個機會嘛!

    況且還有魏氏的默認和薛媽媽的慫恿,這事不成也難!

    “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養胎,不要想這些,大哥哥不是好色之人,他知道你不喜歡芍藥,肯定不會把她收房的。”謝錦衣安慰道,“有孕的女子切忌多思多慮,對孩子不好,你若不好開口,我去跟大哥哥說,至于這些補品,你不要吃太多,以免到時候不好生產。”

    為了何清婉,她愿意再當一次這個討人嫌的謝家五姑娘。

    “好,我聽你的。”何清婉開懷道:“我不是不能容人的,我會把春兒開臉送給他,春兒是我的陪嫁,我也希望世子能喜歡她。”

    謝錦衣笑道:“這就對了嘛!”

    “五妹妹,我聽說你最近在外面找宅子?”何清婉拉著謝錦衣的手道,“別的事情我依你,唯獨這件事情不行,哪有不在家住,搬出去的道理,聽我的,好生在家里住著,日后若是遇到心儀的郎君,咱就嫁,若是遇不到,你就在家里住著,有我和你大哥哥在,安平伯府,永遠都是你的家。”

    謝錦衣只是笑。

    稍坐了坐,她便起身去書房找謝明淵。

    得知妻子的顧慮,謝明淵笑了:“不瞞五妹妹,我問過宋太醫,他說他并不主張女子孕期跟夫君分房而眠,相反孕期更需要夫君的呵護和體貼,等過幾天,我就搬回去親自照顧她,我不但不要芍藥,連春兒也不會要,我有她一個就夠了。”

    “大哥哥還真是至情之人。”謝錦衣望著眼前這個清風明月般的男人,笑道,“我相信大哥哥言出必行,是個好男人。”

    前世謝明淵去外地上任,只帶了芍藥一人。

    他并非好色之人。

    “對了五妹妹,你聽說過蕭家的事了嗎?”謝明淵冷不丁問道。

    錦醫歸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搞网贷中介培训赚钱么 3d两码组三最多遗漏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彩经网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作词能赚钱吗 浙江体彩6加1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单机麻将 北京pk10走势图表 玩跑酷都选择怎么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自己有辆私家车怎样赚钱 广东时时规则 安徽25选5走势图 足球球队比赛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