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42115712/

第186章 質問
    “這事你找我商量不著,要找得去找你女兒。”顧老夫人知道這事并不比謝庭遲,想到之前謝錦衣的態度,心里明鏡一樣,冷笑道,“她如今是府上半個當家人,她不同意你娶妻,你以為你能娶得成?”

    那丫頭開個醫館,認識的人也是三教九流的。

    仗著有一手醫術,連她這個祖母也不放在眼里,何況是謝庭。

    何況,謝庭待她一直不好。

    “反了天了,我是她父親,她還能管了我嗎?”謝庭很是生氣,起身背著手來來回回地轉著圈,之前忌憚她跟趙璟桓走得近也就罷了,但現在看來,趙璟桓對她并沒有什么心思,他還有什么可避諱的?

    他現在可是堂堂五品官!

    “你這個女兒現在可是了不得了。”顧老夫人暗笑謝庭看不穿,揶揄道,“她現在跟永安侯和清平郡主走得近,跟蕭大人也有來往,景王殿下和楚王世子也是醫館的常客,你說她還怕誰?”

    反正這丫頭她是管不了了。

    名聲都不要了,她還真的不知道謝錦衣怕什么!

    “母親,她再怎么有本事,也是我謝家的女兒,咱們是她的長輩,她得聽咱們的。”謝庭最近春風得意,覺得自己有通天的本事,當然不會由著女兒無視家規,無視他這個父親,抬腿就往外走,“我這就去醫館找她,我倒是要當眾問問她,她有什么資格過問她老子的事情!”

    “你的女兒,怎么教訓是你的事情!”顧老夫人自然不會阻止,反而有些幸災樂禍,若是謝錦衣敢對謝庭無禮,日后傳出個不孝的名聲,是鐵定嫁不出去了。

    現在想想,謝錦衣跟何清婉交好倒也是件好事。

    起碼,肥水不流外人田,一旦謝錦衣嫁不出去,她的那些嫁妝什么的,最后還不都是謝家的。

    謝庭哪里知道他老子娘心里的小九九,氣沖沖地回房換了衣裳,帶上小廝,直奔醫館。

    “姑娘,師叔他們從昨天外出看診,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呢!”疏梅立在謝錦衣面前,神色擔憂道,“奴婢只聽說是去城郊王員外家,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謝錦衣買的這處醫館是前店后院,只是后院分了兩處,玄空帶著生姜白術住在正院,梅蘭竹菊住在偏院,隔著一條狹長的走廊,但她們的制藥房是在正院,對玄空師徒的行蹤很是清楚。

    整整一晚上,也沒聽見他們回來。

    “你知道那個王員外是什么病嗎?”謝錦衣頓覺此事蹊蹺,城郊是遠了些,但是玄空他們沒道理在人家家里留宿的道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嗎?

    “姑娘,奴婢不知道。”疏梅搖搖頭,忙道,“姑娘稍等,奴婢去問問阿蘭她們。”

    阿蘭向來細心,回憶道:“奴婢記得白術說醫館里的草蒲沒有了,玄空師叔說,草蒲沒有了就用生蒲代替,然后白術就去取了生蒲走了。”

    墨竹和秋菊聽了,也連連點頭。

    說他們走之前,說過這樣的話。

    “師叔總是這樣。”謝錦衣頓覺無語,這些日子以來,玄空雖然忙碌,但他在醫館看得都是頭痛腦熱的小病,大病都是她和蘇福看的,玄空用藥材不準確這事,連蘇福也提醒過,但是他總是不在意,覺得橫豎吃不死人,能治病就行。

    如今難道是用錯了藥出事了?

    “姑娘,咱們還是分頭出去找找吧!”紫玉早就把玄空和白術生姜當成了一家人,擔憂道,“奴婢記得昨天生姜說,他們之前去過王員外家一次,說半個時辰就到了,也就是說,來回不過一個時辰,他們沒道理留宿的。”

    “我這就去找蘇伯商量商量。”謝錦衣起身往外走,剛走到門口,就見謝庭帶著兩個小廝下了馬,見了她,謝庭沒好氣地說道:“你要去哪里?我有事找你!”

    “父親先進屋稍等一會兒,我去去就來。”謝錦衣面無表情地看了看謝庭,轉身進了濟世堂,謝庭見她對自己冷冷淡淡的樣子,氣急敗壞地上前質問,“我等什么等?這就是你對待長輩的態度?”

    紫玉看了看謝錦衣,挽了挽袖子。

    只要姑娘一聲令下,她可不管什么二老爺五品官的。

    蘇福從屋里迎出來,畢恭畢敬道:“姑娘。”

    見謝庭也在,又沖他抱了抱拳,“謝大人!”

    謝庭冷哼一聲,見紫玉站在邊上虎視眈眈地望著他,再看看兩個身材單薄的小廝,沖蘇福點點頭,撩袍進屋,端坐在正廳,好漢不吃眼前虧,他不跟那個胖丫頭計較。

    疏梅上了茶。

    好標致的姑娘!

    謝庭眼前一亮。

    疏梅避開他的目光,面無表情地退下。

    謝錦衣把玄空師徒徹夜未歸的消息告訴了蘇福,蘇福也覺得此事蹊蹺,忙道:“姑娘放心,我經常來往城郊,對那一帶很熟,我帶幾個徒弟去找。”

    “好,有消息趕緊告訴我。”謝錦衣交待完這些,便回了醫館問謝庭,“父親是有什么事?”

    “哼,你好意思問我?”謝庭翹著二郎腿,憤然道,“你說,龔尚書著急給小秦氏找婆家的事,是不是你搗的鬼?”

    “什么?”謝錦衣一頭霧水。

    她是不想讓小秦氏嫁進謝家。

    這幾天也尋思把這門親事攪黃,但她還沒出手……怎么這事就要黃了?

    “你也不用裝,我知道就是你。”謝庭見謝錦衣一臉無辜,氣不打一出來,拍著桌子道,“我告訴你謝錦衣,你老子是朝廷命官,我娶誰不用你管,你也管不著,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插手我的事情。”

    “父親,就算是小秦氏現在要嫁您,您敢娶嗎?”謝錦衣不想跟謝庭理論,淡淡道,“妻子去世,當丈夫得連頭七都守不了,年底吏部考核,父親會評個幾等?”

    “我休妻不成也是你搞的鬼!”謝庭更加生氣,一下子起了高腔,“要不是你,我怎么會休不了那個賤婦,你成心跟我作對是不是?我是你的親生父親,不是你的仇人,你何苦要這么對待我?”

    他聲音太大。

    醫館門口很快聚集了一群看熱鬧的人。

    趙璟桓和楚云昭騎馬路過,見醫館門口圍了許多人,心照不宣地拽了拽韁繩,停了下來。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2012足球直播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一定牛 17147期胜负彩投注率 北京最赚钱的专业 壹加壹线上娱乐网址 比分网球探网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广东快速赚钱 福彩3d试机号今天查询 广东11选5技巧稳定 极速飞艇 快3网河北 爱用商城app如何赚钱 北京pk10龙虎玩法技巧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