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41155993/

第134章 藥到病除
    老夫人的藥是次日后晌熬好的。

    謝錦衣破例沒去醫館,而是去盛寧堂親眼看著薛媽媽把藥給顧老夫人喂下,才起身告辭,魏氏跟了出來,心情復雜道:“五姑娘,你祖母什么時候能醒來?”

    雖說是得了藥引,但她還是有些懷疑。

    “個人體質不一樣,醒來的時間也不一樣。”謝錦衣淡淡道,“大伯娘這兩天也累了,今天好好回去休息吧,祖母最早也得明天這個時候醒來。”

    人上了年紀,這么一折騰,肯定元氣大傷。

    但無論作為孫女還是大夫,她盡力了。

    魏氏點點頭,又問道:“五姑娘,實不相瞞,我癡長了這么多年,竟然沒聽說魚腥粉,更無從查起是誰對你祖母下得黑手,你可曾知道,魚腥粉在哪里能買到嗎?”

    謝堯雖然口口聲聲說要一查到底。

    但他早出晚歸地去衙門當差,似乎并沒有要查案的痕跡,男人不著急,她這個當家主母可是坐不住了。

    “魚腥粉并非藥材,雜貨鋪應該能買到。”謝錦衣雖然不喜歡魏氏,但看在她跟謝錦玉和何清婉的交情上,倒也跟她多說了幾句,“如今祖母已無大礙,大伯娘還是早點把下毒之人查出來為好,否則,這人心惶惶地,對大家都不好不是?”

    她從來都不想阻止程琳玉嫁給徐慎行,反而內心深處迫切地想讓程琳玉感受一下她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嘴臉,她不是圣母,她只是想讓程琳玉自食其果。

    至于徐氏,自作孽不可活。

    從踏進荒園的那一刻起,徐氏就沒有回頭路了,偏偏她還不知情,竟然以為她還是二房的主母,殊不知,她只是顧老夫人的一顆棋子而已。

    “五姑娘所言甚是。”魏氏連連點頭,“我這就讓人去好好打聽打聽。”

    謝堯卻很是不以為然,沉著臉道:“打聽什么,天大的事情等六姑娘嫁了再說,你這個時候就算找出幕后真兇,難不成還得動用家法不成?這事我已經讓顧勝去查了,你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反正老夫人已經沒事了,早一天查晚一天查,又有什么區別?

    魏氏一口惡氣憋在心里。

    偏偏謝堯的話她又無法反駁,只好作罷。

    正如謝錦衣所言,顧老夫人是次日后晌醒來的,只是并未往日的神采,起身坐了片刻,又沉睡了過去,慌得魏氏又派人去找謝錦衣,謝錦衣告訴她,之后的十日內都會如此,眾人才算徹底放了心。

    直到程琳玉五日后出嫁,顧老夫人都是昏睡的。

    魏氏作為當家主母,自然得幫忙操持一番,最激動的當是徐氏,她辛苦養育的女兒終于要出嫁了,而且還是嫁得還是自己的如意郎君,其他人則反應淡淡,整個婚禮中規中矩,不是很熱鬧,但也不寒酸。

    在外人眼里,程琳玉是風風光光地出嫁了。

    的確算是風風光光,程琳玉抱著嫁妝匣子,嘴角噙著笑意,老夫人的病有驚無險,又一直昏睡著,這些日子是謝堯當家,她的嫁妝里又多了兩處莊子,雖然還是不如謝錦衣的多,但對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徐氏對謝堯也是感激的。

    不管怎么說,這個男人對她們母女仁義盡致,至少比謝庭要好了百倍。

    徐慎行和程琳玉回門那天,謝錦衣一大早便去了醫館,她不想見徐慎行,僅此而已,以她對程琳玉的了解,程琳玉肯定會在眾人面前炫耀她的幸福,至于那些不自在,她會關起來門,自己安慰自己。

    當然,程琳玉幸福不幸福的,跟她沒有半點關系。

    顧老夫人徹底清醒后,知道程琳玉已經出嫁,并沒有多少遺憾,她只關心她的寶貝孫子謝明淵,對孫女們的事并不怎么上心,何況是程琳玉。

    不管如何,總算是了了一樁心事,加上身子骨調養了這么長時間,似乎比之前更加健壯了,顧老夫人的心情格外好,特意在盛寧堂擺了家宴,拉著謝錦衣的手,眉眼彎彎道:“祖母知道,祖母好得這樣快,你是最大的功臣,祖母念你的好,你放心,以后你無論做什么,祖母都會支持你的。”

    說著,又朝眾人笑道,“你們都聽好了哈,以后啊,誰都不許對五姑娘不好,否則我老婆子就對誰不客氣。”

    “老夫人放心,有你如此護著五姑娘,我們那里敢啊!”魏氏滿面春風道,“如今五姑娘是咱們府上的神醫,我們巴結還來不及呢!”

    如此看來,五姑娘當真是神醫。

    她豈有不敬著的道理。

    謝庭一臉得意:“六姑娘出嫁了,府上其他姑娘的婚事都得操辦起來了,咱們府上的喜事可是越來越多。”

    “顏家人早就來了,這些日子老夫人病著,也沒讓他們上門,如今老夫人康健了,三姑娘的親事也該提上議程了。”謝堯看看魏氏,正色道,“這些你跟母親好好商量商量,早點把親事定下來。”

    魏氏笑著道是。

    兒子娶了妻,女兒又有了身孕,她心情好著呢!

    不過是一個庶女的嫁妝,對大房來說,并無壓力,有老夫人呢!

    “聽說顏公子才華橫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呢!”徐氏心情不錯,隨口道,“等日后在京城添置了房子,三姑娘回府也是很方便的。”

    顏家是商戶。

    說到底,也是小門小戶的,哪里比得上她女兒嫁得好。

    “那是,起碼不是寄人籬下。”魏氏笑盈盈地接話道,“進門就是當家主母,也不用看誰的臉色,三姑娘的這門親事的確是極好的。”

    徐慎行算什么呀!

    不過是寄住在永安侯府而已,還真的當自己是侯府世子?呸!

    “姑娘們的親事,伯爺用心著呢!”顧老夫人倒是沒在意妯娌間的你來我往,拍著謝錦衣的手,親昵道,“你說是不是呀五姑娘,等你三姐姐,四姐姐的親事定下來,就輪到你了,你都及笄了,是大姑娘了呢!”

    之前五姑娘不堪入目,又跟徐慎行退了親,是肯定嫁不出去的。

    可是如今不一樣了,聽薛媽媽說,景王殿下揚言要娶謝錦衣,雖然隔著輩分,但若是景王殿下真的有意,倒也不是不可以。

    “祖母所言甚是,我的確是大姑娘了。”謝錦衣莞爾一笑,直言道,“所以祖母還是先把嫁妝鋪子交給我打理為好,這樣,祖母也得輕松些,祖母操勞了一輩子了,也該頤養天年,好好享享天倫了。”

    顧老夫人自知失言,臉色微變。

    說來說去,她還是想要她的嫁妝鋪子。

    眾人各懷心思地低頭不語。

    看樣子,五姑娘這次是非得要回嫁妝鋪子不可了。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崩坏3和fgo哪个更赚钱 牛牛规则表 南通棋牌公众号充值 幸运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电话销售卖房子赚钱吗 新时时彩 中国竟彩足球比分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吉林快3预测软件 奔驰宝马线上娱乐网址 宁夏11选5 顶帖能赚钱吗 大乐透19113期开奖结果 利记即时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开奖号码 加拿大快乐8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