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39461872/

第72章 各有心思
    冷不丁折了五處田莊,顧老夫人越想越心疼。

    她還以為謝錦衣跟徐氏反目以后,就會站在她的這一邊,不會再過問鋪子跟田莊的事情了。

    虧她最近還處處幫著她對付徐氏母女呢

    “老夫人莫惱,不就是五處莊子嘛,五姑娘拿回去就拿回去吧”薛媽媽勸道,“老夫人手里不是還有十六間鋪子嘛,要是五姑娘再打鋪子的主意,老夫人再跟她攤牌也不遲。”

    蘇氏這十六間鋪子,要不是看在顧老夫人的面子上,哪能保得住

    “我看是五姑娘在家里的日子過得太舒坦了,才愈發囂張了。”顧老夫人沉著臉道,“等二爺回來,你去把他給我叫到這里來,自從楊姨娘進了門,他倒是逍遙了,連我這里也不常來了。”

    自從徐氏被禁足,謝庭夜夜宿在荷香院,連楊姨娘臉上有麻子都不嫌棄了。

    真是不像話,越來越沒出息了。

    薛媽媽道是。

    吩咐明月去大門口等著謝庭回來。

    不多時,魏氏掀簾走進來,坐下就開始掉眼淚訴苦“自從出了那事,伯爺恨兒媳恨得都不肯見兒媳了,兒媳倒是不知,到底錯在哪里,難道就由著他們私下見面而佯裝不察嗎”

    謝堯這幾日都宿在吳姨娘那里,每晚都要水。

    對她連個歉意都沒有,這不是分明打她的臉嘛

    “徐氏已被禁足,你還想咋樣”顧老夫人心里正煩著,見魏氏開口就指責謝堯,沒好氣道,“淵哥兒后天開考,你就不能消停些,等淵哥兒考完試再說”

    “母親,兒媳并非是要鬧得家宅不寧,而是覺得心里憋屈。”魏氏紅著眼圈道,“伯爺作為一家之主,私下跟徐氏見面原本就不妥,兒媳聽說后,自然不會無動于衷,可是伯爺對兒媳,卻是一句話也沒有”

    他若是誠心道歉,哪怕就一句話。

    她也不至于如此心塞。

    “你放心,等淵哥兒考完試,親事提上議程,你們就有的忙了。”說到謝明淵,顧老夫人心里的火氣便消了大半,擺手道,“你們夫妻的事情,我老婆子管不了,自己解決去吧”

    她還能咋樣

    她還能把謝堯從吳姨娘的床上拖起來送到魏氏床上去

    魏氏討了個沒趣。

    悻悻出了盛寧堂,迎面見謝庭滿面春風地走來,便停了腳步,待他走近,冷諷道“二爺新婚燕爾,當真讓人羨慕,也不知道弟妹最近如何了”

    “謝大嫂關心”謝庭皺皺眉,裝聾作啞道,“她行為不端,理應受到懲罰,就是關她一輩子,她也得受著。”

    不休了她就不錯了。

    “二爺,伯爺跟弟妹是舊相識,你我是知道的。”魏氏正色道,“若是他們真的踏出那一步,越了雷池,我家伯爺倒是不會損失什么,倒是二爺,正妻若是不貞,姨娘們上行下效,二爺房里可就真的亂了套了呢”

    哼,以為徐氏禁足就沒事了

    想得美

    “大嫂言重了,大哥不是那樣的人,徐氏更不是。”謝庭臉一沉,抬腿進了盛寧堂,哼,誰都別想亂扣帽子給他

    走在身后的明月這才上前福身施禮“奴婢見過夫人。”

    “明月,你給世子做的鞋我都看過了,做得很是不錯,你有心了。”魏氏嘴角微翹,語氣也變得柔和起來,“你放心,等世子成親后,你的好日子也就近了。”

    “能為世子盡點綿薄之力,是奴婢的榮幸。”明月騰地紅了臉。

    “如今伯爺跟我離心,在這府上,我能說上話的人,真的不多了。”魏氏從腕上摘下一只玉鐲,硬是套在了她的手上,笑道,“難得咱們有這個緣分,世子那邊,你有空替我多照應著,我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夫人。”明月臉更紅。

    不遠處,兩個面生的年輕女子盈盈走過。

    “她們是誰”魏氏一頭霧水,看舉止裝扮并不是府上的丫鬟。

    “回稟夫人,她們是六姑娘從莊子上帶回來幫忙做嫁妝的繡娘。”明月扭頭看了看兩人,答道,“她們獲準可以自由出入府邸購買絲線,已經在秋瀾院住了好幾天了呢”

    一聽是程琳玉找來的繡娘,魏氏冷哼一聲,轉身回了暮春院。

    親事未定,便自己張羅嫁妝。

    不知羞恥

    “孽障,豈有此理,良心都被狗吃了嗎”得知謝錦衣招呼不打便從顧老夫人手里接管了田莊,謝庭黑著臉拍了桌子,“母親替她管了這么多年,她說拿走就拿走,真是太過分了。”

    “畢竟是蘇氏留下的嫁妝,將來也都是五姑娘的。”顧老夫人嘆道,“都說女大不中留,看樣子五姑娘是起了嫁人的心思了呢,你當父親的,多關心關心她,看她是怎么想的,我對她再好,也隔著輩呢”

    “母親放心,蘇氏的嫁妝就是咱們謝家的產業,豈能有五姑娘擺布”謝庭信誓旦旦道,“等五姑娘回來,我去教訓教訓那個白眼狼,她一天不出嫁,那些嫁妝就是謝家的。”

    “切莫傷了父女和氣。”顧老夫人囑咐道,“終究是姑娘家,臉皮薄,說幾句就行了。”

    謝庭見老夫人并未提及謝堯和徐氏的事,心中大安,說了一籮筐甜言蜜語,才腳步匆匆地回了荷香院。

    楊氏雖然年輕,卻是商戶之女,心思活絡,手里又有些許銀錢傍身,嫁過來沒幾日,荷香院的人都得了她的恩惠,做起事來格外用心,很快把謝家最近發生的大小事一一說給她聽。

    謝庭剛出盛寧堂,楊氏便知道顧老夫人找謝庭所為何事,見了自家男人,便添油加醋道“妾身自知身份卑微,也曾去清風苑給五姑娘請過安,卻不想,五姑娘拒而不見,妾身心里很是惶恐,也不知道妾身到底錯在哪里,還請二爺給妾身指條明路”

    謝堯謝庭孝順。

    顧老夫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討好顧老夫人,總不會錯。

    “姣娘切莫憂心,那個孽障連老夫人都不放在眼里,何況是你。”謝庭惜花心切,忙安慰道,“你放心,等我去教訓她一番,她就老實了,我定會讓她給你賠禮道歉。”

    楊姨娘這才身子一軟,倒在謝庭懷里。

    賽馬場上。

    數匹快騎呼嘯而來,絕塵而去。

    一襲紅衣的左明珠為首,裕王趙璟川和楚云昭緊隨其后,再后面則是平昌侯之女李婉容以及府上的眾位姐妹,趙璟桓也在,他沒上場,只是搖著扇子坐在看臺上,悠然自得地喝茶吃點心。

    謝錦衣上了兩場,意外扭了腳,便再沒上場。

    陳氏忙請了府上的大夫給她瞧了傷處,得知并無大礙,才算放了心,陪著她坐在看席上說話聊天,容九抬頭看了看謝錦衣,俯身跟趙璟桓耳語道“殿下,謝五姑娘也在呢”

    趙璟桓循聲望去。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即时比分90vs即时比分 奔驰宝马游戏机作弊器 急速赛车彩票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l竞彩气 体球即时比分网直播 pptv体育直播无插件 美国网站看网页赚钱 天津快乐十分 442足球即时比分 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 北京塞车冠军五码技巧 新疆十一选五和值表 当下零元的赚钱窍门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 12bo体球 游戏app推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