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39056285/

第55章 不想嫁人
    謝錦衣表情默了默。

    一臉無辜地看著謝堯:“大伯一家之主,自然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六姑娘的事情,又何需我同意?”

    “正因為我是一家之主,才不能為所欲為。”謝堯顯然昨晚沒睡好,眼里布滿血絲,肅容道,“下個月你大哥哥春試過后,你們兄妹的親事便會陸續提上議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五姑娘就算不替六姑娘考慮,也得替自己考慮考慮不是?”

    謝堯是老狐貍。

    昨晚他細細想了一番,驚覺無論是杏枝柳兒翠清,還是徐慎行程琳玉,其實都是折在謝錦衣手里,偏偏謝錦衣卻總能置身事外,讓人抓不到把柄。

    更讓他不可思議的是,顧老夫人貌似也開始喜歡她了,對她的話,也幾乎是言聽計從。

    “大伯所言甚是。”謝錦衣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又道,“只是我覺得這些話,大伯應該說給其他姐妹聽,而不是我,因為咱們府上,我是最沒有可能被人挑中的那個,所以,議親不議親的,跟我沒什么關系,我完全不用考慮這些的。”

    謝堯第一次給心上人做事,還真是上心。

    可惜,他找錯人了。

    “五姑娘,成事在天,謀事在人,若你相信大伯,你的親事,大伯自會留心的。”謝堯循循善誘道,“俗話說,家和萬事興,只要咱們達成一致,沒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到的,你若有意中人,盡管對大伯說,大伯會竭盡全力幫你達成心愿。”

    蘇家滅門,謝錦衣并無外祖家撐腰。

    她所能依仗的只有謝家,他可是安平伯。

    何況,女孩子誰不希望能嫁個好郎君!

    不信她不動心!

    “多謝大伯好意,我并沒有意中人,也從來沒想過要嫁人!”謝錦衣面色平靜道,“所以六姑娘的事情,我實在是幫不上忙。”

    謝堯:“……”

    敢情他說了這么一大通,她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嗎?

    等等,她說,她不想嫁人?

    謝錦衣回了清心苑,換了妝,去了義瀾醫館。

    喚過魯忠吩咐道:“過幾天我要去臥龍寺拜訪善忍大師,休息幾日,從今天開始不再接診登記新的病人,看完所有已經發了卡牌的病人,醫館就暫時關門半個月,等下個月再重新開診。”

    魯忠道是。

    “珠兒,你隨我來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說。”謝錦衣轉身進了內室。

    珠兒亦步亦趨地跟了進去。

    徐婉寧和徐佳寧得知謝錦衣也要去楚王府參加花會,姐妹倆頓時來了精神,窩在徐佳寧的書房里嘀嘀咕咕地說悄悄話,徐佳寧幸災樂禍道:“就她那樣的,還好意思去楚王府露臉,要是我,羞也羞死了。”

    “她若覺得羞臊,就不會往人前湊,可見她臉皮有多厚!”徐婉寧一想到謝錦衣那張黝黑肥胖的臉,心里只覺得膈應得慌,“到時候咱們遠遠避開她,不去搭理她便是,反正六表妹在莊子里養病,也不會回來參加花會,咱們沒必要搭理安平伯府的人。”

    “三姐姐你這就孤陋寡聞了,六表妹哪里是去莊子上養病,分明是被謝錦衣陷害的。”徐佳寧冷笑,“上次我問過池媽媽了,池媽媽說,這次六表妹的確是冤枉的,十有八九是謝錦衣搗的鬼,這次我一定要替六表妹討個公道,非讓謝錦衣在花會上丟人現眼不可!”

    “四妹妹可有什么好主意?”徐婉寧眼前一亮。

    “把她推入湖里,讓她丟丑。”徐佳寧憤憤道,“最好是找個下人去救她,眾目睽睽之下讓男人抱了身子,看她以后怎么自處!”

    “這個怕是不行,若是追究起來,會連累到咱們的。”徐婉寧皺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情,她可不做。

    “那就往她茶里放瀉藥!”徐佳寧壓低聲音道,“反正那時人多眼雜,不會懷疑到咱們身上的。”

    徐婉寧:“……”

    總覺得這個也不太靠譜。

    見徐婉寧不語,徐佳寧又道:“若是三姐姐覺得這個也不行的話,咱們就去莊子上找六表妹商量此事,她鬼點子最多了。”

    “對,六表妹懂醫術,比咱們強。”徐婉寧很是贊同。

    程琳玉所在的莊子其實是在京郊。

    說起來還是蘇氏的嫁妝莊子。

    莊頭是薛媽媽的男人李三全,只聽命于顧老夫人。

    得知是永安侯府的兩位姑娘前來探望,李三全面帶難色:“對不住了兩位姑娘,老夫人有令,任何不得探望,尤其是你們永安候府的人。”

    “你什么意思啊,我們憑啥不能探望?”徐佳寧一聽火了,“六表妹是病了,不是軟禁了,你算什么東西敢攔我們?”

    李三全再次抱拳:“姑娘息怒,小人只是奉命行事。”

    “李莊頭,您行個方便,我們很快就出來了。”徐婉寧硬是把一個銀袋塞他手里,笑盈盈地說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會有人知道的。”

    “既然兩位姑娘如此有誠意,那就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李三全掂了掂錢袋,滿臉堆笑,“兩位姑娘請!”

    卑鄙!

    姐妹倆心里暗罵。

    程琳玉正倚在窗前軟榻上看書,得知徐家姐妹的來意,并不為所動,合上書本,淡淡道:“我如今面壁思過,再也不想挑起任何事端,謝錦衣今非昔比,咱們不是她的對手,我勸兩位姐姐不要到她面前去觸霉頭了。”

    是她運氣不佳。

    弄巧成拙,觸了顧老夫人的逆鱗,才讓謝錦衣占了上風。

    這個仇她記下了,但她并不想跟徐家姐妹聯手,她覺得她們太蠢。

    “六表妹,你才來了幾天,就如此消沉,信不信以后謝錦衣會把你踩到泥土里去了。”徐佳寧恨鐵不成鋼地看著程琳玉,“你放心,此事跟你無關,你只管給我們出個主意就行。”

    “我被困于此,還有什么主意可出。”程琳玉捏了捏眉頭,嘆道,“我雖不能陪兩位姐姐去參加花會,但我可以引薦左府千金左大小姐左明珠給你們認識,謝錦衣再怎么囂張,也不敢得罪左明珠的。”

    左明珠雖然出身太醫院院使府,卻并不喜醫術,反而癡迷馬術。

    程家老太太年輕時是馬術高手,左明珠慕名去程府拜訪過好幾次,一來二去,便跟程琳玉成了好姐妹,只是此次她被送到莊子思過有些狼狽,才沒有告訴左明珠。

    “左大小姐跟我有幾面之緣,聽說這次也在楚王府邀請之列,等我見了她,跟她商量便是,你就放心吧,這口氣我們替你出了便是!”徐佳寧信誓旦旦,見程琳玉似乎并無喜色,又挑眉道,“只是你怎么辦?總不能一直被關在莊子上吧!”

    “對啊,這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徐婉寧環顧左右,雖然有徐氏在,謝家不敢虧待她,但這里終究是莊子。

    “你們放心,我在這里好著呢!”程琳玉勉強笑道,“等老夫人消了氣,我很快就回去了。”

    徐氏三天兩頭來看望她。

    府里的事情她很清楚,有謝堯從中周旋,她在這里呆不久的。

    很快到了花會那天。

    楚王府的梅花杏花桃花競相斗艷,衣香鬢影流連其中,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望風閣上,容九目不轉睛地盯著人群看,看誰都像蘇姝,看得眼都花了,不禁沮喪道:“殿下,我覺得蘇大夫是不會來的……”

    為什么要如此大張旗鼓地找蘇大夫啊!

    蘇大夫是哪府的千金根本不重要的,人家不是答應給太子殿下看診了嘛!

    “要不是你沒用,本王何苦出此下策。”趙璟桓抬手就是一個爆栗,黑著臉道,“醫館停診半個月你不知道,蘇大夫現在在何方,你也不知道,堂堂大梁第一護衛去趴墻根被人家放狗咬,你竟然連人家醫館什么時候養了狗也不知道,這次要是找不到,你給我滾回府劈柴去!”

    噗!

    坐在對面的楚云昭差點噴茶:“殿下息怒,反正請帖我已經親自送到義瀾醫館去了,蘇大夫來不來的,我就不知道了,其實這也不能怪容九,誰讓你這幾天不眠不休地奮戰在醉春樓呢,對了,聽說醉春樓剛來的那個芍藥姑娘堪比花魁,說,你是不是已經把人拿下了?”

    芍藥姑娘是南直隸人。

    生得嬌媚可人,扶風弱柳,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粗俗!”趙璟桓白了楚云昭一眼,搖著折扇道,“芍藥姑娘冰清玉潔,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豈是你想得那般齷齪,我跟她是清風拂明月,高山遇流水,是知音懂不懂?”

    “明白了!”楚云昭會意,壞笑道,“你是想娶回府,做你的側妃,對不對?那你可得快點下手,最近左慶澤也往醉春樓跑得勤呢!”

    “哼,那廝敢跟我搶女人,信不信我滅了他!”趙璟桓輕飄飄道,楚云昭哈哈笑,剛想說什么,卻聽見容九站在欄桿處大呼小叫道:“殿下殿下,蘇大夫來了,真的來了,快看,她正在跟清平郡主站在一起說話呢……”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天狼星彩票软件 胜平负 发朋友圈赚钱应用 凯诺机器人能赚钱吗 娱网棋牌沈阳棋牌 荷兰蔬菜种植模式赚钱嘛 南京报亭 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 文案 赚钱 新疆11选5怎么把把重量 安徽25选5 足球球探比分 老板烟机赚钱吗 在学校里面做什么赚钱 赚钱宝 热度 缓存 大嘴棋牌手机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