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38896050/

第50章 各有所需
    “聽著,待會兒若是打起來,你務必要拖住他們,本王騰出手去保護蘇大夫。”趙璟桓隱在屋頂煙筒后面,只露出半個腦袋,鳳眼微瞇道,“不管怎么說,本王把左府的人引到這里來的,絕對不能讓美人受了驚嚇。”

    “殿下放心,巡防營的人可都在外面候著呢!”容九嘴角扯了扯,回頭望了望黑漆漆的街道,信誓旦旦道,“只要他們敢下手,就絕對逃不出咱們的手掌心……”

    話音未落,一個黑影翩然而至:“殿下,他們的人已經進屋了,咱們什么時候動手?”

    “進屋了?”趙璟桓和容九愣了愣,繼而容九頭上又挨了一個爆栗,“都怪你啰嗦,咱們肯定是被他們發現,先下手為強了,快,按計劃行事,你去引開他們,我去找蘇大夫。”

    “是!”容九顧不得摸頭,縱身躍下屋頂,踹門而入。

    屋里果然有兩個黑影閃動,容九大喝一聲沖了上去:“大膽歹徒,竟然敢夜闖醫館,不想活了嗎?”

    三人很快打成一團。

    趙璟桓也疾步進了屋,對著黑漆漆的屋子喊道:“蘇大夫,你沒事吧,你在哪里?”

    沒人應聲。

    趙璟桓心里一沉,撩袍進了謝錦衣日常看診的正廳,沒有人,他又轉到屏風后,穿過一條回廊,去了另一處廂房,一一推門查看,依然是沒有人,借著窗外淺淺淡淡的月光,他清楚地看到床上疊得整整齊齊的被子和冰冷的火盆,整潔有序,并不像是臨時慌亂逃走的樣子,整個義瀾醫館的人仿佛憑空消失了。

    明明剛剛屋里還是燈火通明,明明他親眼看見蘇大夫和珠兒在廊下挑燈走動,怎么會突然不見了?

    這時,一群人舉著火把,腳步齊齊地朝趙璟桓跑了過來:“殿下,您沒事吧?”

    “容九呢?”趙璟桓問道。

    “回稟殿下,容九去追那兩個刺客去了。”為首那人拱手一禮,“殿下有何吩咐?”

    “不必了,你們先去門口守著吧!”趙璟桓揮揮手,又對為首那人道,“派幾個身手好的,去接應一下容九,告訴他不必戀戰,讓他趕緊回來。”

    “是!”眾人退下。

    趙璟桓一個人站在屋里,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也就是說,蘇大夫并不住在這里,而是另有住處,那么既然她都沒從正門出府,想必這義瀾醫館肯定是有別的出口了。

    有意思啊有意思!

    他對這個蘇大夫倒是越來越好奇了!

    片刻,容九便狼狽地跑過來:“回稟殿下,那兩個人輕功了得,又無心戀戰,一到了街上就跑掉了,不過可以肯定他們對京城很熟悉,應該是受過訓練的殺手或者是死士。”

    “大梁第一護衛,呵呵!”趙璟桓一臉嫌棄地白了他一眼,嘩啦打開扇子搖了幾下,“給你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去,把義瀾醫館的暗門給我找出來,本王不信蘇大夫插翅飛了。”

    容九應聲離去。

    不一會兒,容九便折了回來,興沖沖道:“殿下,找到了,義瀾醫館的后門就在東墻邊,被一小簇竹子給擋住了。”

    “走,看看去!”趙璟桓收了扇子,還不信了,醫館的人真的插翅飛了。

    果然,東墻邊一簇竹子后面有一個暗門。

    從暗門出去右拐,是一條窄窄的甬道,出了甬道就是個十字街,右拐是崇正街,直走是一片小樹林,左拐則是長義坊,崇正街和長義坊里大都是世家貴胄的府邸宅院。

    莫非她是哪家府里的千金小姐?

    要不然,他去南直隸怎么查不到她?

    “殿下,幸好蘇大夫今晚不住在這里,要不然肯定會嚇壞的。”容九有些慶幸,趙璟桓斜睨了他一眼,“她不是今晚不住在這里,她是一直都沒住在這里,咱們都被她騙了,她應該是京城人。”

    “不會吧?”容九有些難以置信,“如果蘇大夫是京城人,那咱們怎么從來沒見過。”

    “哼,你不認識的人多了去了!”趙璟桓抱胸站在這處小小的后院,來回走動查看了一番,挑眉道,“若她是哪家府里的小姐,咱們就更不認識了,你說呢?”

    “也是哈!”容九撓撓頭,“那就等下次見了蘇大夫,好好問問她便是,咱們又不是她的敵人,她不會瞞著咱們的。”

    “愚蠢,她既然想瞞著咱們,你以為她會說嗎?”趙璟桓白了他一眼,“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眼下咱們在明處,她在暗處,本王也拿她沒有法子的。”

    “殿下,那今晚的事情?”容九總算沒被主子帶歪,陪著笑臉道,“屬下無能,沒能抓住那兩個人,今晚那兩個人肯定是左府派來的,只是咱們沒證據啊咋辦?”

    “本王做事還需要證據嗎?”趙璟桓冷笑,“左硯堂這個老狐貍,果然是個心虛的,本王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剛好拿他試試水。”

    “殿下英明!”容九恭維道。

    “不過,相比左硯堂這個老東西,本王還是對蘇大夫比較感興趣!”趙璟桓話鋒一轉,緩緩道,“待我查清蘇姝的真正來歷,再收拾左硯堂,我要跟蘇大夫聯手清理太醫院,也好讓她跟我一起青史留名,給后世留一段佳話。”

    他早就去臥龍寺問過善忍大師了。

    消肌散根本就無藥可解。

    一刀宰了左硯堂太便宜,他得看看左硯堂背后的秦王兄,是不是也牽扯其中,如果是,正好一鍋端。

    容九:“……”

    殿下這是什么意思?喜歡蘇大夫?

    不過,他敢保證,蘇大夫對自家主子半點好感也沒有。

    “走,咱們這就去找楚云昭,本王要借他的宅子用用,舉辦一場花會熱鬧熱鬧。”不信他查不到蘇姝是誰!

    一墻之隔的清心苑,樹影婆娑,燭光搖曳。

    “姑娘,景王殿下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把左府的人引到醫館去呢!”紫玉拿起剪刀剪了剪燭芯,憤憤道,“他分明是置您的安危于不顧嘛,這樣的人,太不靠譜了,咱不跟他談什么交易了,真是的!”

    剛剛她都爬到樹上偷看了,醫館里真的打起來了呢!

    太嚇人了。

    “在他眼里只有查找線索,找出真相,哪里還會想我的安危!”謝錦衣坐在案幾前認真地抄著醫書,“我跟他不過是各有所取,不必在意。”

    反正太子的病她都跟趙璟桓挑明了,至于怎么做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而她怎么做,也無需跟他商量,各做各的罷了。

    “那明天晚上您還去醫館看診嗎?”紫玉很是擔憂,“若是那些刺客再去怎么辦?”

    “無妨,從明天開始永安侯會每天去醫館施針通脈。”謝錦衣淡淡道,“我想左府的人是不會在這個時候動手的,再不濟還有景王殿下,他跟容九最近可是醫館的常客呢!”

    他們兩個動不動就趴在屋頂上。

    她心知肚明。

    “那就好!”紫玉這才松了口氣。

    很快又到了晚上,謝錦衣特意把徐沛安排在最后,半個時辰的針灸下來,謝錦衣額頭上全是密密的汗珠,連同臉上蒙著的面紗也被汗浸濕了,徐沛整理好衣衫,抱拳施禮:“有勞蘇大夫,蘇大夫辛苦了。”

    “無妨,份內之事!”謝錦衣收了針,面無表情道,“行針期間,脈絡時通時塞,侯爺若是覺得心頭燥熱,實屬正常,只是,侯爺務必要克制隱忍,沒有我的允許,切記不可沾女色,否則,前功盡棄,縱然是我,也無力回天。”

    “謹遵蘇大夫吩咐。”徐沛聞言,頓覺臉上一熱,遲疑片刻,又小心翼翼地問道,“敢問蘇大夫,本候若是行房,多久為宜……”

    謝錦衣:“……”

    屋頂上。

    趙璟桓:“……”

    容九:“……”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走步赚钱软件怎么卖糖果 广西淘宝快3开奖 南粤风采26选5奖金 球琛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浙江体彩11选5 棒球比分2x 如何网络玩刮刮彩赚钱 福利彩票开奖时间 韦德博彩体育比分直播 围棋怎么玩 3d试机号查询全部 梦幻西游最赚钱副本排行 捕鱼达人黄金弹头微信交易 456棋牌在线 看新闻赚钱月入2万 500彩票极速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