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879-38390431/

第36章 公道
    “兒媳希望徹查此事,還六姑娘一個公道!”徐氏表情清冷絕然,“這么大的事情,總得查清楚緣由是非才行。”

    她算看明白了。

    指望別人替她們母女撐腰是不太可能了,她得保護自己的女兒。

    “母親,女兒不想把此事鬧大。”程琳玉忙道,“這事就這么算了吧!”

    九龍江的人雖然出了差錯,但說到底,還是因她而起的。

    此事鬧大了,對誰都不好,此時此刻,她很后悔沒事先告訴徐氏。

    “這事怎么能算了?”徐氏不悅地看著程琳玉,有些生她的氣,“若是那些心懷叵測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你怎么辦?”

    這次是僥幸逃脫。

    下次呢?下下次呢?

    “你這是說什么話?誰會陷害六姑娘!”謝庭輕咳道,“依我看,不過是一幫無所事事的小混混想鬧幾個錢罷了,誰閑的沒事會找人綁架六姑娘?”

    這太平盛世的,反正他不信會是江洋大盜啥的出來作亂。

    要說劫財,應該去綁五姑娘,劫色的話,六姑娘也不是最好看的那個吧!

    “母親都說了,對外說是丫鬟被掠走了,你還想怎樣?”魏氏冷笑一聲:“難不成你還想報官?”

    “母親,兒媳想請伯爺出面主持公道,查清此事,要不然,日后我們母女如何在這府中自處。”徐氏并不理會魏氏的話,目光哀怨地看著顧老夫人,“還望母親應允。”

    她相信謝堯的為人。

    也相信謝堯就算查到了五姑娘,也絕對不會包庇她的。

    總之,謝堯跟謝庭是不一樣的。

    “伯爺日理萬機的,哪有工夫管這些事情!”魏氏見謝堯竟然沒有立刻拒絕,心里很是生氣,“母親,到現在為止那幫劫匪也沒抓著,伯爺怎么查啊!”

    顧老夫人看謝堯。

    “那這件事情就查查吧!”謝堯很是爽快地點點頭,“淵哥兒,你去把徐大少爺找來,我好好問問他此事的來龍去脈。”

    謝明淵應聲道是。

    不一會兒,謝明淵便引著徐慎行走了進來,彼此見禮后,徐慎行目光落在謝錦衣身上,關切地問道:“五妹妹,昨晚事多,一時沒顧上你,還望五妹妹見諒。”

    此話一出。

    眾人臉上的表情立刻精彩紛呈起來。

    長一輩的人覺得他眾目睽睽之下說話太過露骨,難免輕浮了些,同一輩的謝家姐妹則都有些臉紅,覺得徐慎行在跟謝錦衣說情話,心里隱隱羨慕。

    謝家最丑的姑娘,偏偏遇到了多情郎。

    唯獨謝錦衣無動于衷,不聲不響地喝茶。

    大丫鬟明月上前給她不停地續茶。

    徐慎行熱臉貼了個冷屁股,氣氛有些尷尬。

    謝堯便有板有眼地問起昨晚的事情,謝明淵和徐慎行一一作答,并無任何破綻和漏洞。

    魏氏越聽越惱火,推說昨晚沒睡好,身子不適,甩手回了屋。

    她氣謝堯被徐氏牽著鼻子走,她說查就查啊!

    問完了兩人,謝堯又問謝家姐妹。

    “我跟魏家皎姐姐有約在先,提前去了太和樓,二哥哥又返回去接五妹妹她們,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謝錦月答道。

    “從大姐姐家里出來后,六妹妹差我去給夫人買桂花糕。”謝錦如扭頭看了看謝庭,如實道,“我買完桂花糕就回來了,連護城河和太和樓都沒去過。”

    想起昨晚錢姨娘的話,謝庭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上元節本來就是放花燈許愿的日子,可是程琳玉倒好,竟然差遣四姑娘去買桂花糕,真是豈有此理!

    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徐氏。

    你養的好女兒!

    剩下謝錦衣和程琳玉,見謝錦衣不吱聲,程琳玉開口道:“我跟徐家兩位表姐約好了去看首飾,所以也沒跟五姐姐在一起,五姐姐走后,我們在路上便出了事……”

    說著,又抬頭望著謝堯:“大伯,母親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此事真的只是意外,何況,我已經安然歸來,這事還是不要再追究了吧!”

    “六姑娘,你是說當時你們四個人在一輛馬車上?”謝堯有些不解,那為何偏偏抓了她呢?

    “是的……”程琳玉顯然不想再說下去,起身道,“祖母,大伯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六妹妹,此事還沒有查清楚,你怎么能先回去呢!”一直埋頭喝茶,不曾開口的謝錦衣終于把茶蓋合上,不動聲色道,“我不明白的是,當時路上有那么多馬車,怎么偏偏你們的馬車出了事?”

    “五妹妹,當時小路上出了點小狀況,路上并沒幾輛馬車。”謝明淵插話道,“我沿途追過去的時候,剛好有棵大樹擋在路中間,把后面的馬車都擋了回去。”

    “原來如此。”謝錦衣抬頭看看沙漏,又對謝明淵道,“看來,那棵大樹也是那幫劫匪放倒的,幸好當時我去接何大小姐,走的是大路,要不然,說不定我也碰到劫匪了。”

    見謝錦衣說起何大小姐,謝明淵微微有些臉紅。

    顧老夫人都跟他說了,等春闈過后,就差人去何家提親。

    “六姑娘可曾看清那些劫匪的長相以及口音?”謝堯見話題扯遠了,便開口繼續問道,“他們的口音是京城這邊的,還是外地那邊的?”

    “大伯,我當時慌亂,尚未聽清。”程琳玉迅速答道。

    話音剛落,顧勝在門外稟報道:“老夫人,侯爺,剛剛巡防營送過來兩個人,說昨晚巡邏見他們行蹤可疑,便抓了回去,今早一審,才知道是昨晚失蹤案的從犯,想到此事重大,便送了過來。”

    顧老夫人和謝堯對視一眼,顧老夫人吩咐道:“伯爺,你出去瞧瞧。”

    謝堯道是。

    程琳玉臉色愈發蒼白起來。

    少頃,兩個五花大綁,蒙著頭的人被帶了進來。

    姑娘們頓時花容失色。

    謝錦如干脆捂了臉不敢看。

    天哪,這就是劫匪啊!

    “說實話,就放你們一條生路。”謝堯板著臉道,“否則,就只能把你們交給巡防營了,你們知道巡防營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受了的。”

    “快說!”顧勝抬腳踩在其中一人身上,“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你們做的?”

    “是,是小人做的。”被踩那人嗷嗷直叫,吃疼道,“好漢手下留情,小人,小人跟府上五姑娘無仇無怨,是,是受人指使,好漢饒命!”

    五姑娘?

    眾人一頭霧水。

    “說,受誰指使的?”顧老夫人臉一沉。

    錦醫歸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分析 怎么使用拉卡拉赚钱 极速11选5计划 换汇能赚钱 雪缘园北京单场比分 安徽快3 蜜芽的赚钱模式 疯狂街机捕鱼赢话费 捕鱼游戏赢现金 赛车不怕死赚钱上岸 零点棋牌手机版下载 黑龙江时时彩 三年后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今天 混合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