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916-43283876/

第五百七十章 名利從來危中取,富貴唯有險中求(中)
    當這位副總使被送來的時候,看到張小公爺就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他實在是被折騰狠了,一度他只求速死。

    然而刑訊他的兩人一番話,讓他連自殺都不敢做。

    “你家里老父還在堂,兩房小妾、兒女雙啊!莫非你打算讓他們給你陪葬?!”

    得~!死這回都不敢輕易死了。

    翻來覆去的把自己認為有用的都竹筒倒豆的說完,重復了自己都不知道幾遍。

    他才被卸下案板、帶出了密室,然后有醫者來給他診治。

    許悅禮兄弟二人則是把自己的想法,向著張小公爺等人娓娓道來。

    說起來亦不復雜,如果這副總使身邊的人數殺光的話肯定會引起懷疑。

    留下二三個比較看重家人的心腹,再將他們家里的情況摸清楚、控制起來。

    不愁他們不低頭。

    至于其他人么,殺了太浪費。

    張小公爺琢磨了一下,決定讓他們都去夷州開荒去。

    夷州現在土著過多了,適當的將大明這邊的人遷徙過去填充一下也是應該。

    最主要的是,現在錢能和水師對于夷州的控制力非常強。

    這些人過去了,掀不起什么大浪來。

    而且這還能極大的隔絕了白蓮、彌勒的人,對他們的查探。

    剩下的事情,則是需要老戴義他們的配合了。

    首先就是對外放風,這次主要的是打擊通州城里的那些城狐社鼠們。

    其他并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而許悅禮兄弟二人,則是在粵北大掃蕩時期的漏網之魚。

    潛逃到了通州避人耳目,散去些許家財安頓下來的。

    畢竟此時交通不便,南北之間相距甚遠。

    哪怕是后世滿街的監控、警務亭,想要把罪犯拿住都不是次次能做到的。

    如此這般準備了一番后,許悅禮兄弟與那副總使粉墨登場。

    調查局一封卷宗也送到了他的手里,連他家里后院茅房邊上槐樹下埋著的三十兩金子都寫的明明白白。

    這位副總使直接慫了,得~!您厲害……

    通州之圍完解除,此役捉拿通州四大寇及城狐社鼠共計八千余人。

    當眾審判、抄沒家產,判決完畢立即送往工地。

    然后還附帶府衙公報,查沒的鋪子宅院將盡數撲買……

    一切做的是行云流水沒有絲毫的掛礙,戶部、刑部、督捕緝事部……等盡數出動。

    從通州到京師的百姓們還沒明白發生了啥,那些各路綠林哥哥、坐地虎們便盡數到工地上挖沙子去了。

    許悅禮兄弟二人的身份,除了是逃犯之外還是這碼頭上挑夫的頭子。

    幾個被放出來的城狐社鼠,成為了他們的背書人。

    證明他們從一年前就來到了通州,秘密的將這碼頭上大部分的挑夫活兒給吃了下來。

    副總使和幾個心腹手下核對完口供,已經對答到近乎他們自己認為是真的時候。

    張小公爺才讓他們留下白蓮的暗記,以供白蓮的人找來。

    “老爺,外間有人求見。說跟您燒過一爐香,一并偈過堂的。”

    留下暗記的第三天,便有人尋來了。

    許悅禮聽得這話不由得眉頭一皺,這似乎不是白蓮的切口啊?!

    倒像是彌勒的切口,這二者幾乎都是發源于江南地帶。

    一度曾流竄到粵北,混跡綠林的許悅禮兄弟自然也是知道的。

    此二者雖然相似卻是完不同,很多非其中人很容易將其搞混了。

    一爐香、一并堂,這是彌勒這邊的切口。

    這票人與白蓮是完不同,白蓮出于凈土好歹還是有些戒律的。

    彌勒這邊可是殺人為功的“十住菩薩”,要“遍地菩薩”的。

    許悅禮剛想說讓人先進來,那邊上的副總使卻輕聲道。

    “且問他,燒了幾柱香、培了幾鏟土。”

    一聽這副總使的話,許悅禮就知道這事兒不簡單了。

    管家亦是專門尋來的,見狀不由得望向了許悅禮。

    見他點了點頭,才復述了一遍這副總使的話。

    確認沒有問題,這便往外行去。

    沒一會兒回來便拜下“外間人說,那年拜的是菩薩。跟家里三兄弟一起。”

    “您若是不記得,那就是認錯人了。”

    這副總使聽得這話,似乎才松了口氣。

    “且與他說,地方對了庵堂錯了。但到底是燒了香,若有心喝茶便來坐坐。”

    未幾,便見得管家將一名漢子領了進來。

    這名漢子穿著一身襖子,帶著狗皮帽酒槽鼻子凍的有些發紅。

    雖然佝僂著身形,但許悅禮兄弟還是一眼看出這漢子不一般。

    雙腳踏地進退有勢,顯然是個練家子且十分警惕。

    副總使看了眼管家,隨后咳嗽著走到了茶盤前開始擺開了杯子。

    幾個杯子被挪開扣上,只有一只在茶盤里、一只在茶盤外。

    倒上了茶水也不說話,就定睛望著來人。

    來人緩步上前,雙手及腰豎起拇指微微做躬。

    而后將茶盤外的茶杯放回茶盤內,這才舉起輕聲說了一個字“請!”

    副總使站起來,中指和無名指彎曲而回。

    僅是用食指、尾指和拇指,單手將茶杯拿起將茶一飲而盡!

    “見過副總使!!”

    這來人將茶飲盡,這才后退兩步雙拳在腰躬身坐禮。

    而這副總使則是放下茶杯,回上了一禮嘆氣道。

    “這兩位兄弟亦不是外人,此番若非他們相救恐怕你就見不著我了。”

    來人這才感激的對著許悅禮兄弟倆躬身作揖“兩位兄弟義薄云天,我教必有厚報!”

    許悅禮二人連道不敢,雙方這才陸續落座。

    “總使大人命我來尋您,通州這邊大索數日我亦不敢暴露行蹤……”

    一番暗語的切口下來,許悅禮兄弟算是聽明白了。

    隨即亦是背后是白毛汗,這肯定是他們專屬的切口。

    用上的不止是一個教派的,還有些許南北綠林不同的切口。

    若是這副總使沒有投靠過來,或是有啥心思瞬間就能給暴露了。

    而暗室里面蹲著,看他們幾人言語動作的老戴義等人更是嘆氣。

    還好是搞定了這副總使,否則若要使人切入這白蓮、彌勒之內獲取內情恐怕不易啊!。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河北快3在线投注 亿客隆彩票 排列五走势图体坛 快乐10分开奖云南 新浪足球直播 云南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深海捕鱼达人2卡片下载 六肖中带狗赔 特区彩票游戏 用电脑可以怎样赚钱吗 公户发工资怎么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走势 辉煌棋牌最新手机版下载 电竞比分 娱乐场所礼服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