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785-42971872/

第541章
    要不是南楓的國力一直都很強早早地就會被外族入侵了,只不過這幾年來實力其實已經有了衰落的跡象了,只不過這城里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而已,他們早就被盛世之景給迷花了眼睛,至于外面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尹振宇根本就不會有這個機會重建自己在邊城的勢力,也根本就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真的就能收攏了差不多跟當初的七大家族相媲美的實力,只是這些這個城市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說即便是有些人早就已經聽到了風聲可根本就不相信的。

    就算是真的有那些有識之士已經意識到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這些人要么就是被排擠出了權利的中心之外要么本身就不過只是個小官而已,這樣的人根本就起不了大的作用,而且吧,這些人但凡是有些什么不一樣的見解的時候自有人將這些人給視為異端者鏟除掉。

    原本當年不知道是那位驚才絕艷的人創下了暗部這樣的機構用來監察,隨著時間流逝朝代更迭也根本就無人在意是誰創下的了,反正好用就行了,然后就這樣歷代被傳了下來,甚至因為用著太順手了還被無數人給建起了一整套完整的選拔機制。

    只不過如今的那個人根本就不知道暗部的選拔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上位本就是非常不光彩的,很多東西他根本就不知道。

    而這些卻在楚門的典籍里有著完整的記載,只不過那位繼承了楚門的七老爺并不在乎這些,任由這些東西早早地就被人搬走了,早些年羅羽從陳宇的收藏里得到了這些東西,但是她當時也根本就不在意的。

    這么些年她日夜憂心自己那天會救會孟建國給抓回去,沒有一夜可以安眠,無所事事的時候只能翻看這些陳舊的典籍來消磨,本來是當故事看的,只是為了填補自己失去親人的空洞,也不知道為什么孟瑤雖然不阻止她和陳宇的接觸,但是并不會在自己面前多提起這個人的過去,她又太小,很多話也不可能問出口,畢竟不是真的小孩子已經模仿不了她們的動作和思維了只能盡量的少說話。

    后來時過境遷了,她也不會再刻意的去想很多事情,而從陳家帶來的書籍因為實在是太多了搬家的時候很是不便最終只能毀去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她一直都沒有想起來的事情,那些事情伴隨著的是相當痛苦的回憶,不到非常必要的時候根本就不會想起的。

    這些天因為住在這里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做,余下的楚昊軒其實早就已經幫她給策劃好了,只不過誰也沒有想到還有今晚這樣的變故出現,甚至楚昊軒根本就不會想到孟建國居然真的會來這里。

    不光是他沒有想到,但凡是認識他的人根本就不會有一個人能想到這一點的。

    其實不得不說這個人足夠聰明,也實在是太過于聰明了,這種所有人都不會想到的事才是最安全的。

    本來這事確實是非常安全的,這也是為什么孟建國居然會輕裝簡行的到這里來的原因,他太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了,更加清楚南楓城里如今早就是重兵把守了但是偏偏不會對這里上心的。

    這么想本來是沒錯的,但是他選錯了一個女人而已。

    羅羽這么想著,她相信孟建國也會是這么像的,不管于佳仁想要把他怎么樣都得留下他一條命的,就是不知道王大力有沒有醒過來的,等到這些人都聚齊了那才是好玩的緊了。

    “姐,等你拿到東西了,我們就從城門出去,我已經派人過去了在那邊接應我們了,我們先去南江,楚哥一定在那邊等我們的……”徐舟實在是忍不住了將后面的安排絮絮叨叨的說著,雪天路滑,這邊這會兒根本就看不見人的,他心里有些不安,只能用不斷地說話來掩蓋住翻涌而上的情緒。

    “晚了啊,現在已經晚了,若是剛才我們就走了的話還行,可現在……”剩下的話她沒繼續說下去,她相信徐舟能聽得懂。

    徐舟有些愣住了,他當然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的,可是現在被羅羽就這么大喇喇的說出來還是很失望的,不過他至少已經不會像剛才那樣被嚇的直接踩了急剎,這樣的雪地里踩急剎有多危險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

    “姐,這不太可能吧,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這么早得到消息的,而且他們根本就抽不出身來,最近這些人可是忙得不可開交啊,他們那會有心思……”

    “將那幾個出城的地方守得緊緊的這點兒能耐還是有的吧。”將臉撐起來對于這些事情她不感興趣最多也就是為了能保住自己知道一些,再加上猜中了一些而已。

    不過但凡是真的想要再這次的混亂中得到點兒什么的或者說是想要徹底地將這些人給全部鏟除掉的話都會這么做,她不過只是按照常理推測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她想既然能坐到那個位置上去了肯定就能想到這一點吧。

    “可是這些人,這些人……,他們不是早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嗎,怎么還能有人手想到這些的,……不是,就算是有這個想法,可也沒有這樣多的人手啊?”

    徐舟很是不解,他早就已經用了各種法子將城中僅剩下的那些人手都給牽扯住了,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們可是布置了長達半年之久的,為了不過就是盡可能多的牽扯住一些人,羅羽當然很清楚這點,甚至當初這個計劃本就是她提議的,為了能讓自己的人平安離去這本就是既定的,這個時候再來婦人之仁才是真正的不可取。

    所以對于羅羽這會兒所說的太晚了他是不太想相信的,他是親自執行這些的人更加清楚現在的局勢有多復雜的,也真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想著盡快送羅羽出去。

    “放心吧,我們現在還算是安全的。”對于他的心思羅羽當然清楚,她也想要盡快離開這里,不想要卷進這樣復雜難解的局勢中去,這些事雖然當初早就已經預估到了,可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她才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什么是權勢之爭,什么是大局之勢。

    以前只是聽說過,或者只是在電視電影里見過,可如今真的陷進了這樣的漩渦之中的時候才知道這是有多可怕的,人命在這里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算的。

    她無力扭轉局面,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這么做,畢竟她一向都是將自己比作雞蛋的,雞蛋碰石頭,雞蛋這樣的脆弱,拿去碰石頭這樣的事情她可是從來都不屑做的。

    如今她已經將身邊的人都送了出來,身邊這個要不是因為他現在根本就走不了了,她也早就將人給送走了。

    既然大家都走不了了,那就不走了,找個安全的地方待著,不給這本就詭異的局勢添麻煩就好了,至于最后是誰勝了跟自己又有什么關系了。

    雖然車速很慢,但還是到了。

    兩個人在車里坐了很久很久,外面一切如常甚至就連樹枝因為承受不住雪的重量了彎了下來的聲音都聽的清晰明了。

    “姐,要下去嗎?”

    “走吧,這兒沒有人來的。”將外套和帽子戴上才推開車門,迎面就沖進來一股風雪,好在準備得當下車的時候連口罩都戴上了。

    這么大的風雪啊,要不是有這些爛事兒她這會兒應該是在暖融融的屋子里喝茶看書的。

    搖搖頭將落在腦袋上的雪花給晃掉下來,打了個手勢兩個人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屋里走去,沒想到這雪大成這樣的,自己的這個小院子更是因為沒有人來往的原因最下層的早就被凍上了,后來的雪花一層一層的壓上去根本就還沒有來得及化就又來了新的。

    兩個人都帶著口罩說話很是不方便,只能打著手勢一步一步的前進著,原本不大的院子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沒有太多雪的廊下,因為這些日子沒有人在,這如今這廊下早就已經是遍地枯枝敗葉了,鋪了防潮木的地板上也是水淋淋的。

    “姐,這雪實在是太大了吧,你這一院子的花估計都得廢了。”徐舟好不容易才將腳從雪地里bá chu lái,他其實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大雪,覺得自己差點兒就被埋在里面了,撐著柱子直喘氣。

    “沒錯,我可是花了好多錢買來的啊,你說我這得虧了多少啊。”羅羽一邊喘息一邊回答道,她倒是見過這樣的大雪,國外的那幾年日子不太好過,她根本就沒有機會能坐在溫暖的屋子里喝茶的,大風大雪之下也只能外出,“南楓城是好多年都沒有過這樣的大雪了,也不知道這場大雪之后那里又會坐著誰了?行了,我們趕緊進去吧,我都要冷死了。”

    拽著根本就要爬不起來的徐舟往屋里走,這兒是自己家,連手電都不用了,閉著眼睛都能知道門在哪兒的。

    兩個人連滾帶爬的進了屋才松了一口氣,雖然知道這周圍應該是沒有人的,可是風雪吹到臉上即便是已經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還是凍的讓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喘息的。

    “你怎么會這么菜啊。”看著徐舟進屋之后就直接滾到了地毯上躺在滿是灰塵但是干燥的地毯上大口的喘息著,“行了,別再在這兒躺著了,那邊破了扇窗,雪雖然不會進來但是暖氣也沒什么用的,上樓去吧,我剛開了暖氣,還要一會兒溫度才能起來,你去用小薇的浴室,……”一邊脫下厚厚的外套和圍巾往樓梯上走去。

    下雪之前他們就已經讓人將這屋子給收拾好了,這會兒除了有些灰塵之外還有幾個腳印子,但那模樣很想是小薇的,不過腳印已經有些舊了,看起來她還是回來過的。

    站在溫暖甚至有些發燙的水下面沖了好久才覺得整個人活了過來,剛才覺得已經有些發木的腦子這會兒總算是能正常運轉了。

    “還是自己家里舒服啊!”

    本來想要泡澡的,可是等不及了,裹著浴袍出來的時候總算是感覺到溫暖了,大廳里面的那扇玻璃留著沒有修本來就是留給小薇看的,為了讓她不起疑心才讓一切都保持著那天晚上的樣子,不過看起來他們都知道小薇來過了,這屋里的一切都被復歸原位了,甚至就連書房的那扇玻璃都給重新裝上了,大廳里的那個估計也是為了迷惑外面的人。

    如今這里已經算是被人遺忘了,能稍微安心的留在這里,地下室里有足夠的食物撐下去,當初準備的時候她算的是她們所有人,而現在就只有兩個人,完全足夠了。

    “不是吧,你怎么動作這么快的。”等到收拾好了下樓的時候就聞到有米粥的香味了,趕忙跑到廚房就看見徐舟在那兒忙著。

    “姐,我不會做別的,就會這個了,你嘗嘗看,我剛才看過了了冰箱里的東西都還沒壞,應該都能吃。”

    聽見羅羽的聲音他一邊攪著鍋里的米粥一邊轉頭回答。

    “能做這個已經很不錯了,行了,你先去那邊的房間找一找應該有楚昊軒和尹振宇之前留下的衣服在,先將就一下,等明天我來收拾。”

    羅羽接過他攪拌的手,推著他往客房去了。

    睡在柔軟的大床上她連夢都沒做直接就睡著了,不過也沒兩個小時就已經到了早上,只不過雪天也看不出來多大的差別。

    可是徐舟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此刻他干脆都脫下了衣服坐在原本屬于小薇的書桌邊上,書桌上堆滿了紙條,有些事看過的,被他接著團成一團給扔到了垃圾桶里,有些直接被放到了桌上的一個香薰里,還有一些被折的好好的放在一邊,用了小兔子鎮紙給押著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只是這么一段時間沒有回來南楓城居然就會有這么多沒有拆封的情報,他在這里有一個獨立的郵箱,這事兒原本就是羅羽給的,但是給了之后她就直接將這件事給拋到腦后去了,徐舟自己會處理這里面的東西,甚至連監視器都沒有安裝,她向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性子。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广东11选5计划大全 竞彩网安卓 趣头条里加微信赚钱 北京pk10赛车赚钱心得 赚钱企业家贪欲 山东群英会赢遍天下 大航海时代5前期赚钱 菜饭骨头汤外卖赚钱吗 蓝科智能机器人赚钱吗 2018年卖门赚钱还是卖瓷砖赚钱 2018能赚钱的新出手游 空乘机长赚钱多吗 现金捕鱼 老婆嫌老公不能赚钱 未来手机店新零售赚钱商业模式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