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3270-43116547/

第1532節 嚇寶寶一跳
    刀長一米,線條流暢,寬背薄刃,刀身比較沉重,有利于增大砍劈的力度,鋒利異常,并帶護手圈。

    鋒利異常,一刀劈下去,把把三個疊起來的銅板劈成六塊,刀刃沒有一點缺損和卷口。

    其輕捷靈便,實戰中,敵人笨重的彎刀未到,我軍馬刀已劈中敵人!

    這次與敵對砍,大場面有上千騎捉對廝殺,東南軍干凈利落地砍倒了五百騎兵,自身損失二百騎,敵人還有三百騎駭然而走!

    于是一些奧斯曼人可恥地被東南軍用火銃打他們背后,死得忒不光彩。

    東南軍騎兵大勝!

    來得不易呵,在經歷了多年的戰事之后,東南軍騎兵終于象個樣子了。

    打跑敵騎,騎兵一刻不停,護送著野戰炮上前。

    東南軍的野戰炮最大口徑為24磅,威力不小,可用在戰列艦上參戰。

    合金鋼制,重量比起其余國家同口徑火炮要輕上三成以上,且射程比它們遠三成!

    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冶煉技術突破,使得東南軍能夠用上這種與軍隊一起前進的野戰炮,其余國家還沒有便攜式野戰炮,用的炮又大又笨。

    象奧斯曼人現在用的火炮是他們費盡人力,拖著千斤的大炮,好不容易才放在預設好的陣地,哪怕是不高的小山也是舉步唯艱,等到打起來根本不能挪動,哪象東南軍的大炮想走就走,炮架在兩個寬邊車輪上,可以由牲畜也可以由人力拖著走。

    現在就拖到步兵陣列前,以火炮上刺刀的架勢向著奧斯曼步兵開炮!

    越來越多的大炮拖到前線,炮手們緊張裝填,隨著軍官一聲令下,點火開炮。

    反復轟炸,實心彈、霰彈,加上東南軍密集的排槍,光電四射,于是奧斯曼人就象田地里被收割的麥子一般紛紛倒伏,一時間慘叫連聲,鮮血象小溪流淌。

    見狀,奧斯曼人向著東南軍大炮逼近,理所當然地吃上了密集的火力,而他們亂七八糟的遠程火力組合:弓箭、燧發槍和火繩槍則難以奏效。

    再堅持了一陣后,也就敗下陣來!

    不但沒有攻到華人炮陣前,還被華人殺得尸橫遍野,損失慘重,敵主將伯哈義帕夏見狀,下令軍隊撤退。

    奧斯曼軍紀嚴酷,哪怕是帕夏,若是敗退,輕則削職,重則砍頭。

    好在現在大維齊爾老科普律魯改了規則,聲明如果事出有因,則可以網開一面,避免動輒殺死高級軍官,已經沒有那么多高級軍官來殺了。

    至于他們的大炮,十六門12磅以上的大炮都被他們砸裂炮身,帶不走也不讓華人使用。

    能夠把炮身都用大錘子給砸裂,堅固也都有限。

    相比之下,東南軍的大炮炮身如果吃上大鐵錘,會反彈的!

    他們的騎兵早走了,如今面對著密集的火槍陣,騎兵拿不到好處,不走等死啊。

    正如中國漢代時飛將軍李廣,五千步兵力拒八萬匈奴騎兵,只要他們箭不盡,騎兵就打不進來。

    同樣地,東南軍的火槍不斷,隔了三百米就取人性命,實在不想惹。

    這時東南軍的騎兵上前掩殺敵人步兵,追殺十里,砍掉了千多顆敵人腦袋,收獲不小!

    此戰東南軍死傷上千人,殺掉的敵人超過五千,另外受傷的敵人也有五千,至少傷員有一半人會因傷勢致死或致殘,由于傷口發炎而不得不截肢的不在少數。

    時至今天,無論是紅毛番還是奧斯曼人,都公認華人的醫療水平最好,可惜華人的藥品對他們封鎖,僅有一些走私分子運輸來也是量少價高,有行無市,僅供應達官貴人。

    打勝此仗,曾英所在的第七軍意氣風發,他們向西北走,進入了小亞細亞地區,也就是奧斯曼人的龍興之地!

    時為初冬,小亞細亞的綠意不減,這里是山地丘陵地形,路過時不時見到湖泊、泥沼,還有一些荒漠草原,景色變幻,一會兒是長滿牧草的山坡,那淺綠色的牧草、深綠色的松林和遠處如黛的青山演繹著綠意。

    一會兒又是高山峽峽谷,雄峻的高山恰似一幅屏風般展現在眾人眼前,那陡峭的山坡、荒涼的山脊,展現的是大自然的寬廣、雄渾和蒼涼,穿行其中,不由讓人感慨此地區確實是神所眷顧的地方,難怪會成為奧斯曼人的起家之地。

    此地區地形多樣,既可以放牧,又能農耕,由于多山,水源充足,就能養人、生產,提供人與物質,民風飆悍,難怪吊打周邊國家。

    曾英的第七軍為先頭部隊走在前面,又走了一天,次日上午,一副難忘的場面進入了大伙兒的眼前。

    起伏不平的草原荒漠之間,黑壓壓一片涌動的人馬正在移動,整個大陣以雁形陣,兩翼展開……大陣之中,估摸二三十騎為一小方陣,這樣的小方陣有無數個,組成了大陣人海,也不知道有多少,他們遮蔽原野而來,大地都不見顏色。

    整齊的方陣,如云的旗幟,馬蹄轟鳴之中陣仗非常震撼!

    奧斯曼帝國步騎陣列人數眾多,主要是軍容整肅看上去就給人難以撼動之感……

    由于地形復雜,以致于斥侯偵察范圍有限,曾英又靠前指揮,因此讓他猛吃了一驚。

    身邊諸將齊齊變色,雖不致于畏懼到掉頭就走,但也立即建言道:“將軍,得收縮隊伍,建立戰線!”

    曾英從善如流,立即下令,傳令兵如飛地去了。

    華人好很多,一些皇協軍則是嘩然,見到敵軍勢大,頓時他們臉上的懼意,仿佛瘟疫一樣在人群里擴散。

    表現太差,長官們氣歪了嘴,厲聲斥道:“遇敵必戰,哪怕他們的神降臨,也要肝!”

    話已經到此,皇協軍怕歸怕,想想一旦做了逃兵,家人就會貶為奴隸,也就硬著頭皮準備應戰了。

    奧斯曼人大舉到來,穿著灰褐色的軍裝就象一片濁流涌來,吶喊聲嗡嗡彌漫其間,就象一個大蜂巢里密集的蜂們發聲,而在灰流中紅色新月旗格外醒目,赫然是敵人的主力部隊。

    大旗上系三條馬尾,竟是大維齊爾老科普律魯提兵二十萬大軍趕到!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澳客北单比分 p3开机号近100期号码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5码 pk10彩票走势图怎么看 天天捕鱼电玩城325 好盈彩票安卓 双色球 魔兽世界拍卖行压价赚钱 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上门扎针赚钱吗 秒速飞艇 天津彩计划 蔬菜配送站赚钱案例 中德排球赛 福建快3 遛米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