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63-42971902/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與佛有緣的人們(二更)
    夜小煞歪著頭:“那我立個什么理想好呢?”

    “娘親先幫你想一個,你先努力著。娘親要捅天,你就補天嘛。光頭叔叔要滅天,你就生天嘛。舅舅要滅三界你就生三界嘛。這樣就保障了咱們的肉嘛。”

    眾:已經不想說什么。

    空空揉著小腦袋:“你個小傻瓜喲,你是三足金烏啊,太陽是什么,也是三足金烏啊,你小思哥故意逗你呢。”

    容小思一僵:不!我親姨,我真的只是隨口一說!我絕對沒有逗他!

    晚了。

    夜小煞已經哇的一聲哭出來,驚天動地。

    果斷甩鍋:“你看吧,全是你惹出來的。”

    異花憋氣看容小思,半晌:“狐貍崽子。”

    明禪不耐:“行了行了,不是你非得二這么一下,孩子能哭?誰招哭的誰哄。”

    異花低頭看被塞到懷里的二歲小兒,哭起來可真好吧,不怎么丑,但,他耳朵底子好疼,腦袋也一跳一跳的疼。

    眾人幸災樂禍,讓你狂讓你拽,讓你懷里哭包揣。

    “佛滅?好大的口氣。”一陣縹緲的佛音,送來一道洪亮渾厚的聲音:“諸位小友不如進寺一見。”

    眾人一驚,從頭到尾都被監視了?

    明禪動動眉眼,早說雷州是佛門之地。

    夜溪抬頭喊回去:“你讓我去我就去,我不要面子的呀。”

    面子先找回來,再適當的慫一慫。

    “給你個面子,我們這就過去。”

    眾:心好累,又沒外人,你做給誰看。

    有一道佛光,在前指引,眾人小心跟著,漸漸看到一片佛寺長在湖光山色間。

    湖里生長著靜謐的睡蓮,點點黃的紅的紫的白的,倒映在平靜無波的水面上。

    美則美矣,但實在太靜了些,可見他們心不靜,與佛門無緣。

    吞天激動:“那些睡蓮,好藥材啊。”

    夜溪當即下去摘,誰知一撈撈了個空,那花穿透她的手心,穩穩當當在水面上。

    什么嘛,鏡花水月一切皆虛妄嗎?

    撇了撇嘴,飛上去,與眾人吐槽:“佛門就愛弄這些虛虛實實的,不實在。”

    之前那聲音悶悶笑起:“不問自取可不好,小友再試一次。”

    夜溪磨了磨牙,禿驢最討厭。

    下了去,這次花是花,她順著摸下去連根拔,收進空間里,飛一路,收一路,一路過去,光禿禿,堪比和尚腦袋。

    眾人只當看不見,在上頭——

    “啊,你看那山,美。”

    “啊,你看那那山,好。”

    “啊,你看那那那山,漂亮。”

    總之不看水。

    進入一座最大的寺,高聳入云的塔,數不清的臺階。幸好他們直接落在臺階盡頭的平臺上,若是讓他們從下頭一級一級的上呵,他們又不是來拜師的。

    有個白眉白胡子的老和尚在上頭等他們,笑瞇瞇的,周身氣息一絲也無,看上去跟個凡間老頭兒沒什么不同,甚至臉上的褶子和毛孔都很清晰。

    不可小覷,所有人同時想,打不過,那么——

    嚓嚓嚓,異花控制不住的往前跌,被無情的推了出去。

    “說佛滅的是他,與我們無關。”

    心頭那個梗,異花悲憤的回頭,好樣兒!

    眾:呸,明知道這是佛門之地還敢放那樣的厥詞,自己腦子不行就不要連累別人了嘛。

    異花:冷酷,無情,薄涼。

    眾:識時務。

    老和尚笑瞇瞇,白眉毛圓乎乎的甚是親切:“多少人想佛滅,佛始終在呢,佛在心中。”

    “對對對,佛在心中。”夜溪捧場:“欲不滅佛不滅。”

    眾:捧場還是砸場?

    老和尚卻不生氣,甚至很開心的看著她:“小友頗有慧根呢,有沒有興趣——”

    頭皮一麻,脫口而出:“沒!從來沒!以后也沒!”

    也不知怎的,她就投了和尚的眼,哪里的和尚都想剃她。

    老和尚定定的看她,看得她心慌意亂的,很怕被按住了剃頭發。

    好在老和尚看夠了,嘆了口氣:“小友與我佛門甚是有緣啊,可惜不是我佛門中人。”

    夜溪便拍著小心口,可嚇死我了。

    然后老和尚去看別人,一個一個仔細的看,每一個被他看過的都打個哆嗦想捂頭發。

    天生我發飄逸,絕不佛門禿頭。

    問明慈澄:“給我做個小弟子如何?”

    明慈澄竟沒拒絕!而是猶豫,看他哥看他姐看他弟看他妹,最后看夜溪。

    夜溪麻木,擦,他們隊伍里竟然有個叛徒。

    旋即瞪明禪,讓你老跟明慈澄說話,看吧,孩子歪了。

    明禪:做和尚有什么不好?

    夜溪問他:“你想?”

    明慈澄支支吾吾,最終誠實道:“并不排斥。”

    深呼吸一口,夜溪換上虔誠的臉:“大師,您真有慧眼,一眼就看中我家明慈澄,那就這樣,您小弟子的名額我們先預定了。等孩子下定決心,我們就把他送來。”

    不排斥,也沒多向往嘛,先想想,指不定想著想著就變了興趣呢,比如星空浩渺,星子可比禿頭明亮多了。

    老和尚笑著點了點頭,走到明慈澄的身前,抬手摸了摸明慈澄的發頂,溫言道:“該來的總會來。”

    明慈澄直覺隔著頭發的大手干燥溫暖,那暖一直暖到他骨頭縫兒里,看老和尚的眼神不自覺透出幾分孺慕來。

    可這話聽在旁人耳里,那分明是老和尚在對明慈澄的頭發宣布死刑。

    唉,這倒霉孩子。

    夜溪見老和尚似乎沒有帶他們見別的佛神的意思,便把蓮華推到他前面。

    “您給看看,這孩子有沒有什么問題。”

    蓮華不開心,我有什么問題,我就是長得太好。

    夜溪橫他,長得太好是病。

    老和尚直接道:“他本就是我佛之人,留下吧。”

    不是客套,不是建議,跟說自家孩子終于回來先去歇著一樣。

    蓮華反而一愣:“我本是佛門的?”

    雖然他是白蓮花的樣子,但白蓮花的形象在道門也盛行,蓮花煉世爐可說是佛器,但說是道器也沒問題呀。

    明禪問他:“你不知道你的來歷?”

    蓮華莫名:“我是個器啊,我又不是一開始為器的時候就有記憶的。”

    誰知道他出自誰手,反正他生了靈有記憶后經歷主人很多,也確認他有印象的第一個主人并不是真正的第一個。

    所以,他并不知道他生于佛之手還是道之手還是只是器師做出的商品。

    老和尚道:“你有佛心。”

    蓮華更加莫名。

    于是老和尚一點其心口,衣裳和皮肉變得透明,有不可直視的白光從其中發射而出,白光中央,是一顆——菩提子?

    “這是蓮花樹的果實。”

    蓮花樹?又是什么?

    “是神界佛門生長的佛樹。”

    蓮華驚呆,低喃:“我怎么沒發現我的心是這個”

    “不歸家,不顯形。”老和尚道:“蓮花樹本只有神界佛門才有,你這顆菩提子不知是怎樣下去仙界的。”

    總歸是回來了。

    喪尸不修仙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会计专硕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骗局 波克捕鱼下美人鱼视频 上海35选7走势图 天地华宇物流赚钱吗 小区里开个汗蒸房赚钱吗 云南11选5高频彩票开奖 腾讯qq号微信号怎么赚钱 黑红梅方王压分技巧 最老版本捕鱼达人 ag金拉霸老虎机压分 炒港股好赚钱不 极速快3玩法 长规律七星彩 黑龙江p62开奖时间 老k捕鱼达人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