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487-42971876/

第1153章 ‘破碗’
    這四個人坐在一邊打麻將,中間相互閑聊著,中間只是隔著一道真珠簾,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但是有一點還是能看的出來的,這幾個人并沒有起什么沖突,就是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應該是都在相互克制,這也是林海選擇這里的根本原因,到了這里不管有什么脾氣,或者深仇大恨,都要收斂起來,不然被人趕出去都是必然的。

    而丁凡就坐在了窗戶邊上,有點無聊的看著景色,三層小樓,環形的包廂在整個二樓環繞一周,下面設置了假山噴泉,中間還有一個穿著一身素色衣衫的女孩,坐在地上,輕輕的彈奏古琴。

    不過周圍的人卻沒有幾個人是認真在聽的,大部分都在包廂里面不知道說著什么。

    看來今天來的這些客人,應該都是奔著晚上拍賣來的。

    之前丁凡還覺得這個金樓背后的老板,手上哪里來的這些東西,保不齊跟一些盜墓販子有點什么往來。

    可想想開在市中心的買賣,常年都在做這種生意,能做到現在,想來也不會有那么大的膽子,竟然敢販ài guo寶的地步。

    這還是后來林海一句話道破丁凡心中的疑惑,原來這個老佛爺還專門派人在境外搜尋那些流失在外的寶貝,買到手之后,在送回國內。

    轉手用作拍賣,雖然也是用國家的寶貝賺錢,但好在是這些東西,終究沒有流失到境外去,還能留在國內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就是這個時間等的有點長,丁凡從坐下到現在,前后已經三個小時了,林海在里面打麻將已經打了四五圈了,這邊的拍賣依舊沒有開始。

    在這么等下去,丁凡都有點犯困了。

    就在丁凡等待著傳說中的拍賣會開始的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了一陣脆響,好像是一種古代的樂器,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所有人似乎都聽到了這個聲音,一個個伸頭探腦的往外面看,在尋找著這個聲音的源頭。

    丁凡也不例外,這個金樓本身就叫他十分好奇,從里到外的都是各種怪異,將他的好奇心都勾起來了,也想看看這里都搞了些什么鬼。

    結果看了一眼之后,竟然一下就被下面的人吸引了眼神。

    原本有個小姑娘在彈琴的位置,現在換成了一個身穿暗金色旗袍的女人,打扮十分妖艷的站在正中央的位置,手上提著一個類似銅鐘的東西,隔上一段時間就在上面敲一下。

    想來這就是用來提醒上面的這些賓客用的,同時各個包廂外面也有一些女孩子走了進來,伸手將窗邊的珠簾拉開,露出包廂里面的客人。

    “歡迎今天到訪的各位賓客,想必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對于我們金樓的所有規矩大家都應該是很清楚了,在此我也不多介紹了,打擾了各位老板興致,怕是各位要責怪我了……”

    這個女人說話的聲音十分動聽,并不會給人一種十分妖艷的感覺,反倒是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至于她在下面說的那些話,說實在的,丁凡聽的也不是很明白,都是那些老客戶才知道的東西,他上哪里懂去。

    反正他就知道一點,這話一說完,拍賣基本上就開始了。

    果然就在這個女人說完之后,金樓內部的拍賣算是正事開始了,一個身穿紅色旗袍的女孩,手上端著一個托盤,從后面出來小心翼翼的站在了假山的邊上。

    雖然長得漂亮,可周圍這些人的眼神就沒有一個往她身上看的,眼神都聚集在了她手中的托盤上面。

    只是托盤上被蓋了一塊紅布,有點欲蓋彌彰的一起,但不得不說,這樣做,還是有道理的,至少現在不少人都憋著勁兒想要拿下金樓今天出手的好東西那。

    一塊紅布,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同時也調動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第一件拍品,明成化斗彩雞缸杯,底價請各位賓客自行出價。”

    那長相妖艷的女人看起來也不是很專業的樣子,拍賣會哪里有將底價完全交給下面隨便出價的?

    萬一這東西要是價格低了,最后成交的價格可就差的有點遠了。

    就說這一次的拍品,下面真的有人想要底價收到手上,那他們這個買賣不是要砸鍋了!

    就在丁凡服務員送來的機組照片,好奇金樓拍賣的方式有點奇怪時候,下面已經有人開始出價了。

    而剛剛坐在一邊打牌的幾個人,也重新回到了了窗口邊的位置,伸手拿起桌上的圖冊,手上不斷的翻看著。

    不過丁凡覺得這些人,看了也是白看,八成是根本就不懂上面的東西是什么。

    “這東西不錯,今天這東西我要了。”

    夏長江手上的圖冊翻了兩下,好像很快就看完了,隨手將圖冊丟在了一邊,對身邊的服務員說了一聲:“八十萬。”

    就在剛剛的這一會兒時間,下面的底價已經定出來,有人出了五十萬的價格,不過這個價格明顯不可能這么低,后面的價格一直都在往上漲。

    而夏長江出的這一次價格,明顯要比其他人高的多。

    下面的主持人一聽,連忙爆出這個包廂的出價,周圍不少人都伸頭探腦的往這邊看了一眼。

    知道是夏長江出價之后,明顯就么有了之前么多人出手了,很多人都相互看了一眼身邊的人,似乎在想著為了這件東西,得罪了夏長江是不是值得。

    夏長江想要的無疑就是這份虛榮,不過丁凡可不給他這個面子,嘴角輕蔑的笑了一下,雖然沒有多說什么,可這東西,明顯不會就這么點價錢成交,所以看到他這個嘚瑟樣,干脆就在一邊看熱鬧了。

    “你笑什么,難道你還想在加價不成?”

    夏長江明顯看出來丁凡的神色有點不對,明顯是在嘲笑自己,頓時有點不高興了。

    “沒什么,只是這東西的價值,不可能就到八十萬停下,最少也是五百萬上下。”

    果然丁凡這邊才剛剛說完,外面就有人繼續叫價了,而且還是一次加到了兩百萬。

    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能出這個價的人,想來眼光也不會差,而且實力也不會在夏長江之下。

    這一聽外面有人跟著加價,還是知道這東西他看上了之后,擺明了就是不給他面子。

    當時夏長江被氣的臉都紅了,氣鼓鼓的端起水杯就灌了一口:“就一個破碗,出兩百萬,就是腦子有病。”

    身邊做的人幾個人,雖然誰都沒有多說什么,但是眾人眼神中的戲虐也十分明顯,都在等著看他出丑。

    這個情況下,夏長江也明顯下不來臺了,只好在加了一百萬,將價格提到了三百萬上面。

    而這個價格一出,下

    面的人都冷靜了下來,似乎這個價格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過了。

    “這東西,真的值這個價格嗎?”

    林海是不懂這些東西,也沒有藏著掖著,看丁凡似乎真的懂一點,這才小聲的問了一句。

    與此同時,其他幾個人也有點好奇的看著他,似乎想聽聽他的說法。

    “這個成化斗彩雞缸杯,是明朝時期的老物件了,成化窯是當時的官窯,成品中只留下最好的,剩下的稍有一點瑕疵馬上就會被銷毀,精品送進皇宮,說白了這是貢品,古代時期的皇上使用的東西,您說值不值錢,神宗皇帝最喜歡的就是這東西了,號稱千金難買。”

    丁凡看了一眼面前的幾個人,笑著回答了一聲,也沒有避諱這幾個人。

    不過話一說完,外面果真就又有人出價了,加個已經直接被推到了四百萬。

    要是真正的明成化斗彩雞缸杯,別說是四百萬了,就是一千萬恐怕也是有人搶著要。

    但是眼下這一個,明顯跟明成化斗彩雞缸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

    丁凡以前在博物館里面就見過這東西,那絕對是真貨,甚至當時跟姥爺一起去的時候,拜訪過館長,近距離的見過這東西。

    跟手上這個圖片上的東西,多少有點不太一樣的地方。

    所以丁凡給出了一個比較保守的價格,只是說五百萬還是有的,多了就不一定了。

    可沒有想到,他剛剛說的神乎其神,還是古代皇帝用的酒器,夏長江好像一下就拿到寶貝了一樣,瘋了一樣往上面加價。

    一口氣將東西推到了八百萬上,就連之前跟他競價的那個人,這會兒也有點猶豫了。

    明顯是有點拿不住這東西的價值,而且后面或許還有更加想要的東西,所以價格也就停在了這里。

    “如果真是明朝的東西,其實還是有賺錢空間的,就怕這東西是仿制,乾隆年間也是仿制了很多,真正的明朝物件很少,反倒是這個清朝的比較多一些。”

    丁凡突然冒出這么一句,夏長江聽了差點氣的背過氣去,他剛剛可是將去年所有的分紅錢都拿出來了,就買了這么一個破碗,要是真的賣不出去,他可就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看著丁凡的眼神都有點不對了,就好像這錢都被他搶了一樣。

    “夏老弟稍安勿躁,別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金樓出來的東西,什么時候有過假貨,東西一定不會有假,這一點你就放心吧!”

    “可不是,就算是乾隆年間出來的東西,那也依舊是官窯,價格也就差不多八百萬左右,你要是出手還能賺上幾萬塊那。”

    林海的話才說完,丁凡緊隨其后就跟了一句。

    不過他這話聽起來就不像是在安慰人的,更加像是在打擊別人的。

    這邊話才剛剛說完,下面就因為沒有人跟價,已經落錘了,這東西最后直接拍在了夏長江的手上。

    一下子,八百萬就丟進去了,買了一個不知道是不是真貨的破碗,夏長江當時差點被氣死。

    可這東西畢竟不是丁凡叫他買的,他現在想說什么都來不及了。

    只能瞪著丁凡,咬著牙在服務員的手上,簽下了名字,臉上帶著虛假的笑容,收下了那個‘破碗’,還要假裝很高興的樣子。13
【網站地圖】

时时走势图杀号技巧公式 私家车有哪些赚钱方法 福利彩票开奖号码 手机981游戏下载 博远棋牌公司成立于 彩专家时时彩计划软件 古玩赚钱秘籍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用PPT怎么赚钱 山西11选5购彩平台 四川快乐12任五开奖 波克捕鱼充值618技巧 888棋牌游戏网站平台 卖oppo手机赚钱 高频彩票开奖结果 双色球122期区间分析 山东十一选五官网下载